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100-1=0的颤栗 ·
 加入时间:2003-2-11    阅读次数:

21世纪经济报道

  见习记者张志峰北京报道

  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2001年年度上市公司财务报告审计费用排名中跻身三甲,在2002年筹资审计家数排名中独占鳌头,成立仅四年的天健在国内审计行业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就中国审计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陈建明博士。

  打造会计师事务所的民族品牌

  《21世纪》: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国内很有影响力,请简单介绍一下天健的发展历程。

  陈建明:天健是1998年成立的,目的是要打造一个“航空母舰”。我的理解是要组建一个在国际舞台上能够有一席之地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要聚集国内一批优秀的事务所,聚集国内一批优秀的人才,并希望能够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打造出会计师事务所的民族品牌。

  开始的时候联合了厦门大学会计师事务所,深圳信德会计师事务所、浙江会计师事务所,还有辽宁的大洋北方会计师事务所,再加上北京的一批人一起组建起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当时是每家出几个注册会计师,组成一个核心所。

  后来逐渐形成一个集团,每一家天健都是一个成员所,总部设在北京。现在我们讲“大天健”的概念,在全国有六个天健———北京天健、厦门天健、辽宁天健、浙江天健、深圳天健信德再加上重庆天健。六个成员所分布在全国八个主要城市,人员规模大概有一千五六百人,北京天健大约有三百人。

  《21世纪》:天健这些成员所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组织结构关系?

  陈建明:天健集团成员所之间的组织关系,我们把它定义为统一品牌、同一执业理念、统一执业规程、统一培训,在这样一种理念下形成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现在天健各个成员所的负责人,共六个人组成天健集团的管理委员会。

  在管理委员会下面,设立专业委员会,包括培训委员会,专业技术委员会、质量检查委员会,市场发展委员会。

  天健各个成员所遵守并执行同样的规程,对于一些大型的业务,各个成员所有时会共同去承接。在管理理念上各个成员所要统一,更多为长远利益着想,争取在这个行业中形成一个比较强大的声音。在财务关系上大家还是各自的独立法人。

  可能有人会问,这种组织结构是不是太松散了?以前我们总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那些知名的国际会计师事务所都是全球统一的。而实际上,安然事件后,人们发现美国安达信出现问题并不意味着全球安达信的合伙人要共同承担责任。国际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也大多采取这种成员所的组织模式,以共同的理念,共同的规程,共同来为一些大型的或特大型的客户提供同一品质的服务,我认为这是最关键的。

  合伙制并非万能

    《21世纪》:天健采取的是合伙人制吗?您认为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否最终都要采取合伙人制?合伙人制是注册会计师行业惟一有效的组织形式吗?

  陈建明:我们公司登记的时候是按照有限责任公司来登记的,但是内部管理是按照合伙制来管理的,并不是你占有多少股份就能获得多少利益,这是由会计师行业的特点来决定的。

  实行合伙制的法律环境还不完善,比如说双重纳税问题还没有解决。在同样的条件下,我为什么不选择更加有利于事务所发展的法律组织形式(有限责任公司制),而在事务所内部我也可以借鉴合伙制管理这种优秀的东西。我国会计师事务所发展的轨迹实际上是一种逆向操作。合伙制是会计师事务所最早的组织形式。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西方国家会计师行业开始发生转变。首先是在英国开始,英国允许建立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无限合伙制开始逐渐向有限合伙制转变。我们国家的会计师事务所在法律组织形式上采取合伙制的并不多,国际上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进入中国后也是采取有限责任公司制。

  现在舆论认为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应该向合伙制发展,我认为改成合伙制只是改变了一种法律组织形式。

  法律组织形式很重要,但不是惟一重要的。关键在于这个行业本身的诚信程度,更重要的是全社会是否存在诚信基础。我们国家还有法律制度不完善的地方,会计师行业还要吸引大批的优秀人才进来,如果一开始就利剑高悬,不利于人才的聚集。

  中国市场经济只有20多年的发展历史,现在来评价这个行业,评价会计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孰优孰劣还为时过早。会计师这个行业要振兴,没有几代人的努力是不行的,需要不断的考验和洗练才能出现一个强大的行业。西方国家的会计师行业直到现在仍然不断地暴露问题。

  一百减一等于零

    《21世纪》:银广夏事件给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陈建明: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发展只有10多年的时间,整个行业都很脆弱。

  每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应付风险的能力都非常差,像中天勤那样一单审计业务失败,整个所就全完了。所以我经常提到“一百减一等于零”就是这个道理,从事会计师行业必须要谨小慎微。

  西方国家一般都有强大的执业风险保险体系,所以国外其实很少出现会计师事务所赔得倾家荡产的情况,几乎所有的诉讼都采取庭外和解的方式。我们国家没有这种保险体系,如果会计师事务所需承担无限责任的话,那么国内任何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资产也不够赔偿,即使把家庭、个人财产都拿过来,也不够赔偿,因此执业保险机制的建立对整个会计师行业的发展也是至关重要的。

  《21世纪》:由于个别注册会计师出具虚假审计报告,可能会对整个会计师事务所带来很重大的损失,那么应该怎样设计一种机制来控制这种风险?

  陈建明:会计师行业无论是从中国还是从国际上看,都存在一条所谓的“希望鸿沟”,就是说社会公众希望我们能够提供的东西和我们按照自身的程序和能力所能提供的东西之间的差距是很大的。审计准则是会计师最基本的准则,是对会计师的最低要求,在这个最低要求之上,会计师还必须具备两种素质:一个是所谓的职业判断。很多制度法规都没有规定到的东西,需要会计师做出职业判断,因为经济发展的速度是远远超前于制度安排的。第二个是应有的职业谨慎。既要考虑规则也要考虑原则。

  除了会计师的素质外,提供高品质的审计服务必须要有措施和制度,在事务所内部从最高领导开始必须要有风险防范的意识,另外还要有严格的质量控制制度,比如根据审计准则建立起来的最起码的三级复核制度。天健除了三级复核制度之外,还有独立的风险控制部门。它的目的就是要检查三级复核制度落实的情况,风险控制部门在我们内部被称为内核委员会,专门针对那些监管密集区域(上市公司),高风险区域(以前出过问题的公司)的审计情况。内核委员会对审计人员的审计情况提供独立于三级复核之外的复核,然后提交报告,直接交给我。

  在内核委员会之外还有技术委员会。因为在审计过程中遇到问题后还得解决问题,很多问题是准则制度里面所没有规定的,或者说有了规定但不适合企业的实际情况。遇到这种情况总要有一个处理方案,为避免个人判断出现失误,由事务所内部的一些专家组成技术委员会,由技术委员会来讨论具体的解决方案。

  有些制度我们走在了美国前面

  《21世纪》:现在关于会计师的独立性问题是一个讨论很热烈的话题,您认为,会计师事务所该如何保持自身的独立性?

  陈建明:在中国目前的公司治理结构下,从形式上和实质上来看独立性都存在问题。因为在中国,与事务所谈审计价格、审计方案的是公司的财务总监,财务总监就是被审计对象,是财务报表编制的负责人。而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不是企业经理请你审计,而是由独立董事组成的审计委员会代表股东大会来请你,这样的话真正保证了独立第三方的地位。因此,国内公司治理结构的不完善是影响会计师独立性的一个重要因素。

  形式上的独立是一个方面,关键是要做到实质上的独立。发现问题之后怎么来解决问题,如何达到审计报告的独立、公正、客观,没有购买审计意见的行为,没有损坏会计原则的行为。西方国家尽管在形式上能够接近独立,而实质上的独立也远未达到。中国现在做什么事都喜欢跟随美国,美国出台了《萨班斯-奥克斯莱法》,我们也效仿。其实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个最佳的模式,美国出台这个法案是因为他们会计师行业出现了问题。《萨班斯-奥克斯莱法》规定了资格认证制度、报备制度、轮换制度。资格认证制度我国在1998年就有相关的规定出台,财政部和证监会联合授予资格,全国4000家会计师事务所只有72家具有这个资格。报备制度我们在2000年就开始提出来了,而《萨班斯-奥克斯莱法》在去年刚出台这个制度,我们在这些方面已经走在了他们的前面。

  准则之争实质是政治利益的较量

  《21世纪》:国内的CFO按照中国的会计准则编制的财务报表与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编制的国外公司的财务报表有什么差距?中国的会计准则还需要哪些改进?

  陈建明:中国会计准则和国际会计准则的差距是被人为地夸大了,其实并不像某些媒体所说的差距那么大。美国直到2001年才开始逐步认可国际会计准则,讲国际通行的会计准则也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目标。

  国际会计准则的制定不单单是一个技术问题,实际上里面包含着各国政治利益的较量。美国一直标榜自己的财务会计准则是国际上最好的,而它的那一套准则是以繁琐规则为基础的,而国际会计准则更多的应该是原则导向。为什么美国希望别的国家都向它的会计准则学,因为这涉及到国际资本市场上的资本流动的方向问题。

  中国这几年会计准则不断在变,1992年,1993年会计大变革时全面借鉴西方,出台了《企业会计准则》和《企业财务通则》,1997年之后开始颁布具体的会计准则。连国际会计准则的制定者也没有想到我们国家转变的步伐这么快,悄无声息地向国际会计准则靠拢。

  另外,我认为中国的会计准则制定上出现了一些偏差。比如说稳健性问题,按照中国会计准则的发展趋势,凡是有争议的收入都把它计入资本公积。但在会计的基本原则中,稳健性不应该是一个主导性的原则而应该是一个附属性的原则,现在稳健性原则已经被监管机构作为主导性原则。

  不要人为地割裂市场

    《21世纪》: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收费比国内会计师事务所要高,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国内会计师事务所该如何面对与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竞争?

  陈建明:总体上来看,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比国内收费要高,但差距在缩小。另外还要看是什么业务收费,它垄断的业务比如国际上市审计业务收费当然显得很高,但是像A股上市审计等业务两者的差距不大,都是进行公平的竞标。

  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和国外会计师事务所抗衡其实是一种冷战思维。中国的市场太大了,从商业竞争这个角度来看每个经济主体都应是平等的,不要人为地割裂国际所和国内所。

  国际所有国际资源的优势,但国内所也有熟悉市场的优势,熟悉中国法律的优势,并且更加了解中国企业的情况。另外,国内所和国外所现在竞争的层面不一样,在未来而言,可能会出现交叉,开始共同争夺高端客户,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所以现在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要做好准备。

  天健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陈建明博士

  我的理解是要组建一个在国际舞台上能够有一席之地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并希望能够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打造出会计师事务所的民族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