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洞悉企业财务报表 揭开海鸟发展财务漏洞 ·
 加入时间:2003-6-11    阅读次数:

6月4日,农凯系旗下上市公司大盈股份(600844)和海鸟发展(600634)临时停牌。仅仅从年报披露上看,大盈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是何包鑫,海鸟发展的实际控制人为唐海根,丝毫找不到农凯系的踪影。但如果仔细推敲年报,便会发现其中的端倪。

  以海鸟发展为例,2000年10月,海鸟发展的前身海鸟电子大股东易主,上海东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受让上海华成无线电厂所持有的2267.4万股权(占总股本的26%),成为海鸟电子第一大股东。根据公司2001年年度报告,控股股东为上海东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唐海根。而东宏实业的控股股东是上海兴力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87.38%),该公司的股本结构是:上海爱普乐珠宝贸易有限公司占51%,上海农凯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占49%。

  而上海爱普乐珠宝贸易有限公司的来历如何?根据公司年报:“该公司由唐海根先生控股,占41%的股份,其他股东及其持股比例:上海农凯工贸有限公司占39%,上海农凯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占20%。”看到最后,农凯系的身影显现。上海农凯工贸和上海农凯联合投资对上海爱普乐的合计持股比例已经超过唐海根,而爱普乐珠宝与上海农凯联合投资合计持有兴力浦房地产100%的股份,可见农凯系才是海鸟发展真正的实质控制人。

  但到了2002年年报,公司对控股股东的披露删繁就简,仅仅说明“本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东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控股股东的控股股东为唐海根先生”等寥寥数语。公司不仅对实际控制人的披露遮遮掩掩,其经营能力和财务状况也是问题重重。下文将逐步揭开海鸟发展的利润和资金疑团。

  盈利还能支撑多久

  公司2001年中期通过大规模资产置换(分为资产出售和股权收购),主营业务变更为房地产经营。从会计报表上看,公司2002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93亿元,比2001年增长一倍,2002年净利润2571万元,比2001年的2794万元略有下降。

  通过查找年度报告,我们不难发现:2001年销售收入主要来自中山公寓一期实现销售,2002销售收入主要是中山公寓二期的销售收入确认。目前中山公寓销售基本告罄,而公司储备房产项目的开发进度缓慢、预售状况不佳,不禁使投资者担心公司2003年何以实现持续盈利?

  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一般采取预收结算的方式,反映在会计报表上,就是预收账款确认在先,销售收入实现在后。公司2001年5月31日(资产置换完成后的第一个半年报)对中山公寓一期的预收账款有3.24亿元,其中1.74亿元转入了当年销售收入。2002年初,又形成对中山公寓二期的预收账款2.74亿元,这些预收款在2002年基本全部转入销售收入。而到了2002年末,公司预收账款金额只有3277万元。这说明公司在2002年房产预售业绩不佳。

  看来2003年若要维持盈利,将要依靠2003年当年竣工、当年实现销售的项目了,下面我们来看看公司都有什么项目“待字闺中”。

  公司建设中、已竣工及预售的楼盘在存货项目中反映。截至2002年12月31日,公司存货从2001年末的42522万元下降至24353万元,下降幅度为68%。从存货的具体性质来看,2002年末存货主要是开发过程中的各种支出21436万元(在存货-开发成本中核算),开发竣工的房产(存货-开发产品)只有2144万元,看来已竣工待售楼盘严重不足。

  从存货-开发成本的具体项目看,主要包括鑫康苑项目开发成本和其他各种预付费。鑫康苑项目曾名为海鸟大厦,系公司的前身海鸟电子在1994年募集资金6193.74万元建设项目,该大楼的桩基和地下室到1997年方才完工。农凯系入主公司后,追加投资不过1768万元。鑫康苑项目能否在2003年顺利竣工并实现销售,颇为值得怀疑。

  令人怀疑的还有鑫康苑项目的价值。浏览公司1998年到2002年的年度报告,不难发现,公司历年短期借款的利息支出几乎全部计入该项目的存货价值(开发成本),而不是计入利息费用从而抵减利润。截至2002年底,鑫康苑项目累计投资金额1.86亿元,其中多大部分价值是利息资本化造成的,我们不得而知。

  虚增资产和收入

  公司在2001年置换入房地产资产后,当年中期报告显示存货-开发成本(中山公寓一期)3.04亿元、预收账款(中山公寓一期)3.24亿元。到2001年底,上述项目都减至零,照此可以判断:预收账款3.24亿元全部转记入销售收入,存货-开发成本3.04亿元先转入存货-开发产品,然后结转销售成本。然而会计报表附注的存货明细项目却显示:2001年下半年从开发成本转入开发产品的存货价值只有1.53亿元、继而从开发产品转入销售成本1.18亿元,远远低于当期开发成本减少的3.24亿元。另一方面,2001年销售收入只有1.74亿元,远低于预收账款减少的3.24亿元。

  上述矛盾促使我们大胆推测,公司在2001年中期进行资产置换时,大股东通过资产评估同时虚增存货和预收账款均为1.5亿元,为以后虚增销售收入和销售成本做准备。如果我们的推理成立的话,接下来中山公寓二期的存货成本、预收账款、销售收入也会相应虚增。从会计报表附注上看,存货-开发成本(中山公寓二期)从2001年5月31日的0元突然增至2001年底2.08亿元,预收账款(中山公寓二期)也从0增至2.74亿元,如此发展和获利速度令人疑窦顿生。另外,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1.50亿元,竟然低于预收账款(中山公寓二期)的增加,其中的不合理再次验证了我们的怀疑。

  资金链危机一触即发

  1.连续巨额赤字的经营活动现金流

  公司2001年和2002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5亿元和-2.17亿元,连续两年为负数。即使这样不佳的现金流量也并非没有水分,2002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入1.32亿元,其中“收到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高达7042万元,主要是从关联方暂借款2500万元和收回预付款2260万元,与正常经营活动的相关性不大。

  2.若隐若现的流动性高风险

  公司近两年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都分别维持在2和1以上,但在“看上去很美”指标背后,短期偿债能力虚弱的风险不容忽视:首先,公司货币资金从2001年末的18046万元锐减至2002年的5745万元,导致现金比率从2001年的0.46下降至0.14。

  同时,公司从银行大笔举借短期资金,短期借款从2001年末的8250万元剧增至2002年末的29100万元。

  既然货币资金锐减和短期借款巨增并举,为何还保持了良好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原来是预付账款(作为流动资产项目)从2001年末的2.67亿元增加至2002年末的5.49亿元,同比上升105%;同时预收账款(作为流动负债项目)从2001年末的2.77亿元减少到2002年末的0.33亿元。但是我们注意到,此公司的预付账款不同于一般工商企业的预付账款,其性质大都是房地产开发的地块项目合作开发和前期费用,收回现金遥遥无期,怎能用来支付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呢?

  除此之外,公司目前3亿元“长期借款”系2001年末与福建兴业银行签订的一笔中(长)期贷款,这笔资金已经作为地块合作开发款预付给农凯系旗下的上海兴力浦房产公司。这笔借款合同的贷款时间为2001年12月31日至2004年3月11日。因此,公司至少在今年第一季度报表中将其计入“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项目,从而列入流动负债范围,但公司仍依依不舍地将其放在“长期借款”项目,不过是为了延缓财务风险的暴露。

  3.逐步恶化的长期偿债能力

  2001年和2002年公司本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5.46%和65.27%,按合并报表计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6.12%和74.28%。从资产负债的结构看,2002年公司长期投资和固定资产大幅增长的同时货币资金和存货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公司2002年长期负债未变动的情况下短期借款激增。资本结构的恶化显示公司长期偿债能力也不容乐观。

  结束语:我们仅仅从公开披露的年度报告,就可以揭开海鸟发展与农凯系之间层层遮掩的关系,窥视公司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之表面良好背后的隐患。目前正值海鸟发展申请配股,我们期待有关方面的彻底调查,使真相大白于天下。而如何改进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改善民营企业的公司治理,将是我国证券市场长久的课题。

摘自:南方日报  作者:李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