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注册会计师 新法制定止步不前  ·
 加入时间:2003-8-27    阅读次数:

    《注册会计师法》修订半年来没有任何进展,财政部表示没有准确时间表;行业管理体制、注会和事务所的法律责任和事务所的组织形式,是困扰修订的三大难题。

  中国的注册会计师(简称“注会”)行业正在为《注册会计师法》修订进展迟缓而深感焦虑。

  “去年初业内认为当年会出台新法,或最迟2003年出台;现在业内普遍认为不但今年出不了,2004年或许还出不了。”一位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对记者说,中国的《注册会计师法》的修订工作近年来其实“没有任何进展”。

  他认为,美国“安然事件”发生后全球注会业迷失方向,无法界定对错是非、先进与落后,这是新法出台遥遥无期的根本原因。

  自2002年下半年起,《注册会计师法》修订以及新法何时出台的消息就很少被财政部和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简称“中注协”)官员提及。而在这之前,《注册会计师法》的修订是注册会计师(简称“注会”)行业最为关注的热点话题。

  2001年10月财政部公布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后,注会业内普遍认为修订工作即将“画上句号”,新法亮相就在眼前。

  “新法延迟”影响

  财政部条法司一位官员很肯定地告诉《财经时报》:“新《注册会计师法》何时出台还没有准确的时间表,目前仍处于调研阶段。”他说,修法工作财政部“抓得很紧”。

  他向记者介绍了修法程序:财政部条法司首先将成形的修订稿报财政部,通过后由财政部提出正式意见,经国务院法制办讨论通过,再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常需要经过“三读”才能通过。这名官员近日明确地告诉记者:条法司还没有成形的修订稿上报财政部。

  由于中国的注会行业发展迅速,1993年出台的《注册会计师法》,已很难解决行业内出现的问题,尽早出台新法已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注册会计师法》修订工作从1999年4月开始启动,2001年10月完成了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并广泛征求各级财政部门、国务院相关部门以及会计师事务所的意见,但此后再没有更新的修改草案公布。

  “目前注会和会计师事务所的权利、义务不清,在法律责任界定上有诸多问题。”一位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举例说,行业主管部门及相关部门谁都可以检查会计师事务所,调阅审计工作底稿;与此同时,会计师事务所又负有对被审计单位保密的责任,如果因此而泄露被审计单位的商业秘密,如何界定责任范围,法律并未明确。

  三大难题困扰修订

  中注协法律部一位人士透露:“行业管理体制、注会和事务所的法律责任和事务所的组织形式,是困扰修订的三大难题。”

  据悉,目前国际上注册会计师行业的管理模式主要有两种类型,即政府行政管理为主或行业自律管理为主。长期以来,美国主要以行业自律管理为主,这一度被许多国家视为最完美的管理模式。但“安然事件”发生后,社会各界对注册会计师的独立性发生质疑,要求政府强化对注册会计师行业监管的呼声颇高。

  一位注会告诉记者,中国的《注册会计师法》修订之初,原本想借鉴美国的管理模式,但“安然事件”使得决策部门非常审慎,怎么管理注会行业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解决。

  中注协法律部人士承认,“安然事件”确实给中国的修法工作带来很多影响。“这两年来,注会行业发生许多大事。适逢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变革时期的法律,需要更为细致的调研工作,因为可以借鉴的先进经验也越来越少。如果仓促出台,很难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会计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问题,也是修法的焦点之一。

  “原来设想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承担无限责任的合伙制,但国际知名的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安达信不是照样出问题了吗?这使得参与修法的人士产生严重分歧。”

  一位业内人士说,当前《注册会计师法》规定,会计师事务所可以采取合伙制和有限责任制两种形式。2001年10月公布的修订草案则增加了个人和有限责任合伙两种形式。注会和会计师事务所如何承担法律责任,这关系到行业的健康发展。

  此外,一位业内人士称,注会从事的审计业务具有很强的时效性。当虚假会计信息发布后超过几年,其不利影响基本上已被消除。考虑到虚假信息给使用者带来的实际损失,避免注会和会计师事务所过度涉及诉讼,应该在新法中规定缩短诉讼时效。

  他同时强调说,这必然与《民法通则》发生冲突,如何衔接,又成为修法的一大难题。

  中注协应急之举

  “新法不出台,会计师事务所矛盾重重,许多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无奈之下,中注协于今年3月初发出《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内部治理机制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简称‘指导意见’),希望引导行业规范发展。”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对《财经时报》记者说。

  这份指导意见说,部分事务所存在着内部治理结构机制不到位、不完善的情况,并引发内部不同利益之间的矛盾激化和深层次管理问题,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事务所的正常运转和稳步发展。

  指导意见明确表示,事务所应建立内部治理机制,以事务所章程(合伙协议)等合约为核心,明确出资人(合伙人)和其他利益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合理设置股权结构;设定出资人(合伙人)的条件;明确出资人(合伙人)加入与退出的方式。

  这位资深业内人士评价说:“指导意见确实能解决行业内许多问题。内部治理机制完善,给新法修订带来一些便利。”

  他举例说,目前修法过程中争论不休的一点是,注会可以执业的最高年龄。现行法律规定为70岁,也有人提议60岁,另一种折中观点是65岁。

  “其实,新法修订根本不需要纠缠在这一细节上。”他说,在国外,会计师事务所章程一般会有所约定,无须国家法律对此做出统一规定。

  他介绍说,“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退休年龄一般在55岁左右,同时按照事务所的发展情况以及注会个人意愿来决定具体退休时间。

  这位资深人士说,中国人不太习惯从一开始就列出较为详尽的条款,比如在设立时就规定事务所解散时如何进行财产分割。也正因如此,造成了日后发展过程中无法达到“好聚好散”的局面。

  他透露,目前许多事务所股东之间、股东与员工之间利润分配等方面分歧严重,中注协被注会的各种申诉缠身,“主要原因还是事务所内部治理机制不健全”。

  一位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表示:“一旦遇到法律诉讼,‘指导意见’并不能使事务所和注会免于诉讼,这使得指导意见所起的作用很有限。注会界仍强烈呼吁新法能早日出台。”

摘自中华财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