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会计师事务所亟待“松绑” ·
 加入时间:2003-11-19    阅读次数:

据国家审计署 2002 年对 16 家具有证券相关业务许可证的会计师事务所在 2002年完成的对上市公司 2001 年度会计报表审计业务质量的检查情况, 中国证监会日前决定对在此次检查中发现问题的4 家上市公司和 5 家会计师事务所及相应的注册会计师予以通报批评。

  “婆婆 ”们让事务所疲于应付

  几年以来, 会计师事务所 ( 简称事务所 ) 正逐渐沦落为一个千夫所指的形象, 似乎这个行业就是天生助纣为虐的行业, 注册会计师也不再是先前人们心目中那个主持公道的“经济警察 ”。随着舞弊案件的屡屡曝光, 这个行业的光环正渐渐退去。前面的事件似乎又为人们的这一观念找到了很好的例证, 抽查了 16 家事务所便有5 家存在问题, 比例超过了30%, 按照以点及面的思维方式, 很容易让人判断这只是冰山的一角。事实上, 事务所的现行状况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糟糕, 从证监会对五家事务所通报批评这一事件看, 审计署的检查结果与事务所的报告存在出入很正常。审计署作为事务所的监管部门之一 , 它的工作模式和看问题角度与事务所截然不同, 审计署因为可以不过多的考虑审计时间, 可以采用详细审计的方式, 而事务所必须要考虑到审计成本因素, 所以只能进行抽样审计, 审计署是作为政府机关的身份进行审计, 而事务所却没有这种背景, 这 些不同足以支持二者观点的差异。

  这一事件虽然没给业界造成很大震动, 但我们却可以从中引出另一问题, 现在对事务所颐指气使的部门真是太多了。随便能想到的 “婆婆”就有财政、审计、工商、税务、证监会、注协等, 事务所每年都要花很大的精力应付这样那样的检查。一个事务所的所长向记者诉苦说, 应付这些部门他真是力不从心, 但又不得不笑脸相迎, 哪个“佛 爷”都不敢得罪。这种政府部门的多头监管现象已成为事务所发展的体制性障碍。事实上, 这些部门的职能因为混乱而有待理顺, 而并未真正发挥监管作用。注协职能转变后, 已成为一个行业服务部门, 很多人对它存在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不是说不需要这样一个行业机构, 而是从目前它发挥的作用看, 离大家的期望佳实在太远。财政部门已经成为事务所的行业主管部门, 但政府机关和中介行业的过度胶着将有怎样的负面影响备受关注。证监会似乎一直在扮演“黑脸”的角色, 但给人的感觉是, 因为监管力度鞭长莫及显得力不从心, 它无力扭转整个行业不良气氛, 而一直通 过“枪打出头鸟”显示自己的存在。审计署是在不痛不痒的抽查中希望抓到几个典型, 一方面净化行业空气, 另外, 也以此表明自己对事务所的监管职能。由于近几年事务所舞弊的事件时有发生, 政府部门加大了对事务所的监管力度, 但作为中介行业, 事务所的生命力就在于它的独立性。虽然对事务所的业务质量监管是必要的, 但是, 必须要明确各个政府部门的职责权限, 而且应该把权力集中。这种多头监管让事务所陷入无所适从的境地, 如果不改变, 事务所将陷于疲于应付之中, 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就会成为空谈。

  难以想象的工作重负

  事务所面临的压力不仅仅是外部的多头监管, 内部的巨大压力也让他们疲于奔命。曾有一个在事务所实习的学生边样描述那段实习经历 :“已经深夜两点了, 我们下班了, 从实习单位里出来, 大街上空无一人, 劫道的都已回家了。”

  事务所虽是人所共知的高收人单位, 但人们只看到了它高收入的一面, 却忽略了它的工作压力是难以想象的。单从工作时间来讲, 工作人员几乎没有工作时间的概念,唯一要做的就是怎样按时按量地把工作做好, 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对于他们讲并不新鲜, 如果按照每小时工资平均, 也许这个行业的收入不会比其他类似行业高。

  不仅如此, 事务所的工作节奏也远高于其他行业, 为了规避风险, 便要保担严谨性, 所以, 工作人员长期处于紧张的状态中。根据有关资料, 事务所工作人员患神经衰弱和失眠症的人比其他行业高很多倍。应届生工作热情度高, 可塑性强, 有很多大型事务所都热衷在应届生中选拔人才, 但是几年以后, 曾经活泼开朗的天骄学子变得谨慎和沉默寡言。一个刚毕业便进入事务所, 已有三年事务所工作经历的先生对记者说:“现在我已完成了从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向鹅卵石的转化。”生活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紧张空气中, 很多人看上去非常苍老, 由于无法承受这种紧张的工作、节奏, 许多人离开了这一行业。

  曾在多家事务所工作过的李小姐现供职于某外企, 她对记者说:“在事务所五年的工作期间里, 她把自己的全身心都奉献给工作了, 业余时间几乎是空白的, 这种工作就是以青春和健康为代价的。” 其实不难理解事务所的员工为何如此辛苦, 由于事务所的成本中人员薪酬支出占很大比例, 所以从老板的角度讲, 希望尽量配置最少的员工, 而要求员工把工作做到最好, 这就要求员工把自身能量发挥到极致。虽然事务所的工作技术性很强, 但由于工作量巨大, 让很多事务所员工觉得他们在从事一项体力劳动而不是脑力劳动。

  李小姐告诉记者:“ 现在的年轻人如果长期从事这个行业是难以想象的, 很多人其实想以此作为转到类似行业的跳板, 经受几年艰苦历练, 这种‘军训 ' 般的工作方式的确能大大提高人的适应能力。”

  这的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行业, 巨大的体力和脑力投入是它区别于其他行业的重要特点, 即使如此, 它似乎仍没有满足社会的要求。人们期待它做的更好一点 , 但却忽略了在大环境和制度不完善的条件下,它的成长不可能一蹴而就。它的确在努力向人们要求的标准靠拢,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予这个行业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简单地把这个行业看作可以帮人作假的行业。

  为事务所 " 松绑 "

  多头监管和巨大的工作压力已让事务所不堪重负, 事务所又进入一个多事之秋。在一个个上市公司报表作假事件曝光后, 在社会舆论的一片责骂声中, 事务所面临着生存危机。很多人说他们对事务所已彻底失望了, 很多股民说他们不 再相信国内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 曾经风光一的事务所整体形象发生了逆转。但是, 可以肯定的是, 没有任何一家事务所愿意主动作假, 也很少有亏损严重面临摘牌的上市公司不要求事务所为其作假。利益驱动往往成为铤而走险的心理 暗示 , 大家昧着良心做亏心事的原因就是为了“生存” 二字。

  稍对事务所行业了解的人士都知道, 现在业 竞争的激烈程度完全可用“惨烈 ”二字形容, 如果刚刚拒绝了客户, 马上就会有其他事务所与客户签约。现在的实际情况是, 不是上市公司请客让事务所为其作假 , 而是事务所给上市公司送礼要求与其合作,“整个行业都在作假, 你怕别人不怕, 你不作就首先出局, 连生存都解决不了了, 还谈什么发展, 所以只能先顾眼前。如果把它看作一项风险投资, 没有‘出事 ' 就成功了, 如果不小心与‘典型 ' 不期而遇了 , 就算自己倒霉 , 这个行业就是 “撑死胆大的, 饿死胆小的 ”, 这不仅是整个行业的问题 , 是大环境的问题。”某知名事务所高层管理人员对记者说。

  到底是谁的错? 不断的打假, 但作假就像被烈火烧不尽的野草, 屡禁不止。如果寻找背后的始作俑者, 真正的始作俑者是谁呢? 是恶劣的市场环境, 而不是事务所本身。在资本市场国企所占比例很大, 但真正能达到上市资格的却寥寥无 几,“ 一年绩优、二年绩平、三年绩亏” 算是对上市公司的最好概括。为了让一些老国企苟延残喘, 解决下岗职工的就业等问题, 以维持地方经济的表面繁荣,很多地方政府把地方企业上市作为延缓企业死亡、解决社会问题的缓兵之计, 使很多本己“ 日落西山 ”的企业加入到“ 圈钱”的队伍。如果说责任的话 , 为这些 “垃圾 ”资产把关的券商应负首要责任。这些垃圾公司上市后总要由事务所审计, 事务所可以说 “不” 吗? 当然可以, 但不可能每个事务所都说“ 不 ” 。

  如果说事务所主观舞弊令人唾弃的话, 从资本市场和中介行业两个行业上说, 事务所只能算是“ 从犯”, 真正的“主犯” 是上市公司和背后扭曲的资本市场。两个行业的共同目的都是生存, 生存关系决定了博奕关系, 这种相互依托和竞争的关系使双方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值得说明的是, 由于很多省份的上市公司都是和本省的事务所合作, 让二者的利益结合更有地方利益的色彩。从这个角度上说, 作为 “从犯” 的事务所绝不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现在走到为事务所“松绑”的时候了, 曾经捆在他身上的绳子太紧了,“ 婆婆”们也需要给这个新兴行业更多的关怀和支持, 放松一下拴在事务所身上的绳索。

摘自9月24日《财会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