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2003大盘点:2003年上市公司十大丑闻 ·
 加入时间:2004-1-7    阅读次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两市1200多家上市公司中,有几家问题公司曝出丑闻,应该还算正常。不过,在上市公司整体业绩明显上升的背景下,这些“丑星”越发显得面目狰狞、令人生厌。

  ST民丰  


  董事长造假被判刑

  2003年10月20日,ST民丰原董事长孙凤娟因犯虚报注册资本罪、抽逃出资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现年50岁的孙凤娟曾任上海日用化工厂厂长,其控制的安格集团鼎盛时总资产达20亿元,孙也被称为“上海滩女首富”。

  2001年6月,孙凤娟通过正邦计算机以每股2.80元的价格受让3492.8万股民丰实业的国有法人股,成为民丰实业的第一大股东;另一方面,孙凤娟通过中经投资融资炒作民丰实业股票,并将外高桥、上港集箱、上海邮通三家上市公司拉下水。2002年10月10日,孙被拘留后,民丰实业股价一泻千里,从10.62元跌到2003年12月23日的3.75元,股价缩水近1/3。

  万鸿集团

  文化大亨神秘失踪

  9月17日,原诚成文化董事长神秘失踪。刘波是影星许晴的前夫,有消息称,刘已逃匿海外,潜逃前他已因涉嫌“金融诈骗”等多项罪名,被司法机关传唤。刘波很快作出反应,声明自己是到日本养病。9月26日,上市公司“奥园发展”发布“特别风险提示”公告称,“对前董事长刘波及其海南诚成集团有限公司给上市公司造成的损害表示愤慨和谴责。”

  1998年8月,刘波收购了上市公司武汉长印20.91%的法人股,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武汉长印随后更名为诚成文化。在诚成文化的鼎盛时期,刘波曾收购了40多本期刊的经营权。2002年5月,刘波将大部分股份转卖给湖南出版集团;9个月后,湖南出版集团又将所持股份卖给广东奥园,诚成文化随之更名为“奥园发展”。广东奥园很快发现,上市公司陷入了刘波留下的担保黑洞。12月11日,奥园发展再度更名为“万鸿集团”。12月23日,广东奥园宣布退出,广州美城成为万鸿集团新的大股东。

  ST啤酒花

  老总造就“跳水冠军”

  连续8个跌停后,啤酒花公司公告董事长艾克拉木与公司失去联系。此后,啤酒花又连续7天跌停,创下了今年连续14个跌停板的跳水纪录。

  现年45岁的董事长艾克拉木是资本运营的高手,2000年6月开始担任啤酒花董事长,并间接持有啤酒花公司24.8%的股份。目前“人间蒸发”的艾克拉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啤酒花也变成一朵毒罂粟:先是从未对外公告的17亿元担保被引爆,将一大帮担保链上的新疆兄弟炸得遍体鳞伤;接着又传出艾克拉木坐庄啤酒花、担保资金大量被用于操纵啤酒花股价的丑闻。

  宏智科技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11月13日,宏智科技董事会自曝家丑,目标直指原董事长林起泰,称其涉嫌挪用募集资金7000万元、掏空宏智科技子公司宏智通信以及冒用宏智科技名义签署合同。很快,林起泰就发起反攻,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并抛出了“股权之争”的新说法。目前公司第二大股东的股权已经被法院冻结,以林起泰、王栋为一方的第一第三大股东和以第四到第七大股东为另一方的现任公司管理层打得不可开交。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2002年宏智科技每股收益还有0.32元,到2003年三季度,每股收益已变为-0.27元,股价也从2002年7月的最高23.80元一路下跌至12月23日的6.52元,中小股民的血汗钱已缩水近3/4。

  兰生股份

  炒现货巨亏5个亿

  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对兰生股份来说,没有比这更贴切的形容了。9月23日,兰生股份突然公告称,公司在海南采购天然橡胶的活动中,与海南橡胶中心批发市场对涉及金额5亿多元的交易发生争议。

  原来,上海期货交易所和海南橡胶市场的天然橡胶存在巨大价差,这让兰生股份动起了投机取巧的念头。9月10日、11日、12日,短短三个工作日内,兰生股份动用巨资,以连拉涨停的方式,一下子建立了40多万吨橡胶的多头仓位,大大超过了全国橡胶一年的总产量。满以为胜券在握的兰生股份没有料到,9月15日,海南橡胶市场突然修改规则,决定自当日起,暂停各交易商在各交货时间订立新的电子交易合同。这意味着琼胶交易将只能平仓,不能开新仓,以兰生为代表的多方只好认赔出局,损失惨重。

  目前双方已闹上法庭,短时间内难有结果。但兰生股份的股价从9月17日起连续下跌,从6.65元一直跌到12月23日的4.48元,市值蒸发近三成。

  神龙发展

  大股东掏空成烂龙

  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在国内股市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今年爆出来的是神龙发展。1998年9月,神龙集团入主福建福联,2001年,公司更名为神龙发展,陈克恩、陈克根兄弟分别当选正副董事长。在神龙集团入主后,神龙发展的资金就源源不断地流向大股东的腰包。1999年11月至2001年8月,通过对“绿得”一系列包装及变身,神龙集团从上市公司拿走了10206万元的现金。至2003年9月30日,公司对外担保合计37954.3万元人民币,1800万元港币,其中逾期22280.3万元人民币,1800万元港币,涉诉2800万元人民币。神龙发展,已经变成一条烂龙了。

  惠泉啤酒

  业绩“变脸”来得快

  一年绩优,二年绩平,三年奔ST,这曾是不少上市公司玩过的“变脸”戏法。但与今年2

  月26日上市的惠泉啤酒相比,这些公司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上市不到半年,惠泉啤酒的中期净利润759.61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77.52%。更出人意料的是,惠泉啤酒仅仅上市15天,二当家天力投资就将所持股份悉数转让给中国武夷;7月29日,公司第一大股东惠安县国资经营公司也将其持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燕京啤酒,来了个金蝉脱壳。

  世纪中天

  董事长坐庄被曝光

  今年4月,正值深沪股市热情高涨之际,世纪中天以连续11个跌停板的姿势,成为2003年所有跳水庄股学习的“榜样”。市场人士惊叹:背后的恶庄是谁?

  2000年6月,世纪兴业成为中天企业第一大股东。从此,世纪中天开始了辉煌的二级市场神话,复权后股价涨幅达到5倍以上。其实,自世纪兴业入驻世纪中天以后,公司基本面其实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公司的高收益只是为配合主力机构二级市场操作而进行的数字游戏而已。

  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是世纪中天原董事长刘志远四处融资、自弹自唱的坐庄丑闻。

  *ST宁窖

  股东混战耽误生产

  11月22日,*ST宁窖公告称,由于宁城县地方政府“重组工作领导小组”在没有任何文件的情况下接管了上市公司,并阻止鹏泰投资人员的正常工作,使公司经营停滞。11月23日,第一大股东内蒙古宁城县国资局发布澄清公告,称托管方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在托管期间,未对*ST宁窖进行实质性重组,延误生产经营,其行为违反了托管协议的约定。

  *ST宁窖已连续两年亏损,今年中期继续亏损。若今年年报仍然亏损,将面临暂停上市的厄运。在所剩时间不多的情况下,重组双方还在针锋相对、混战一气,实在是大事不妙。

  ST国嘉

  数字游戏终于玩完

  9月22日,ST国嘉被终止上市。而中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9.2万元,每股收益0.0044元。半年报盈利为何仍难逃退市劫?会计审计报告一针见血:重组未有实质进展,经营处于停滞状态。从ST国嘉的财务和经营情况来看,公司已经连续三年亏损,股东权益为-4.93亿元,早已陷入资不抵债的深渊,非实质性重组无以挽救公司。而在近半年的保牌生涯中,公司却在大玩数字游戏,重组根本没有实质进展。玩数字游戏的ST国嘉终于自食苦果,退市大吉。


来源: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