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四大会计师行的中国盛宴 ·
 加入时间:2004-2-8    阅读次数:

迎宾曲刚刚奏响,美食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宴会厅的大门缓缓开启——这并不是普通聚会,而是一场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盛宴”。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Michael Harris先生的话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它能为所有感兴趣的伙伴提供足够多的工作。”
  
  2003年12月26日,中国工商银行风险资产处置中心在工行网站的醒目位置发布了一则名为《关于与中介机构合作处置不良资产的公告》,对于社会各界中介机构和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公司、信托投资公司等参与合作处置不良贷款表示热烈欢迎,同时要求有兴趣的中介机构将公司有关信息回执。
  
  这则“招贤纳士”的公告从侧面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中国商业银行(包括资产管理公司)在处置不良资产的过程,亦急需中介机构参与其中。
  
  产生这一需求的根本原因在于,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存在大量买方。以近期两次拍卖活动为例,中银香港在2003年年底的拍卖过程中,买方有8个注册竞标人;华融的第二次大规模不良资产拍卖,买方注册竞标人更有19个之多。由于卖方所要出售的资产包涉及大量的企业及其问题,因此,在交易过程中有经验的中介机构——尤其是会计师事务所,其作用和价值凸显。然而从目前状况看,真正涉足这个巨大市场的会计师事务所,只有国际四大会计师行——普华永道、德勤、安永及毕马威。
  
  业务内容
  
  “很多时候,加快处理不良贷款要依靠中介机构的经验。”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陈尚礼董事在接受《新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中介机构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保证交易过程透明度的增加。”他认为,处理过程的公平、公开、公正是保证处置顺利进行的基本条件。
  
  作为买卖双方的中介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在为各自雇主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工作内容不尽相同。
  
  以多为卖方提供财务顾问服务的安永为例,安永需要跟商业银行及资产管理公司积极配合,以确定哪些资产要进入进行拍卖的资产包中。另外,要收集整理相关的信息,向投资人(买方)提供最完善的贷款档案。事实上,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市场上的卖方基本就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商业银行,而这两者要求会计师事务所提供服务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相对其原来的成本,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方面更加重视资金回收率及回收的价格。但商业银行更多地是希望资产负债表可以有很大的改观,同时加快不良资产处置速度。
  
  而作为买方财务顾问,以普华永道业务内容为例,其首先要考察卖方提供的资料是不是详细、充分,另外,也需要考虑用多长时间来做尽职调查和准备工作。尤其是买方在选择资产包的过程中,需要考量的因素非常多。如需要考虑贷款的地理位置(即贷款的市场)在哪里;贷款的形式是什么样的?抵押还是非抵押、担保还是非担保、抵押是不是不动产,如果是土地,性质是划拨还是出让?另外,买方还会考虑不良资产的行业类型。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如果国有企业是借款人,现在职工的数量、现在职工是下岗还是退休、退休之后是进入社保还是未进入社保,都是考量的重要因素。另外还有债权人的权利问题。东南亚地区的《破产法》、《清算法》都是比较明确的,但是在中国,债权人还必须先了解他能够享有哪些权利。并且这些信息的充分性、数量、质量等等也都会影响投资人的决定。
  
  四大“宾客”
  
  由于目前跨境交易是不良资产处置的主流形式,其买方多是国际大投行或基金,而这些国际投资者更倾向选择国际性的中介机构提供服务,因此,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相较中资中介机构而言,有更多机会参与银行不良资产处置。
  
  普华永道合伙人Michael Harris先生指出,对于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优势不仅在于其是国际知名机构,有一套专业系统及运作模式,更重要的是“四大”多年来在不良资产处置领域积累的经验,得到了业内的认可。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陈尚礼董事亦表示,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市场份额很大,如果中国要加快处置不良贷款,必须要找境外的投资者进来,以加快处理速度。而跨国和跨境的交易需要中间人,他们需要了解中国的情况和国际投资者的要求,需要协作才能完成交易。
  
  据《新财经》记者了解,尽管“四大”目前在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领域都有涉足,但其工作侧重点却不尽相同。
  
  作为“四大”之首的普华永道,目前更多地是为商业银行和投资方(买方)提供服务。中国市场不良资产处置的所有项目中,除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的项目外,普华永道都有参与。
  
  德勤,据称“四大”中业务收入最高,在台湾的不良资产处置市场份额最大。在2002年台湾的19例银行出售不良资产的项目中,德勤拿到了8例业务。但在内地,德勤的市场份额尚需增加,目前更多是协助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工作,并在2004年将参与两家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工作。
  
  安永,据称目前在“四大”中排名第二,在中国的不良资产处置市场份额最大。更多地是参与资产管理公司、商业银行等卖方服务,尤其是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为安永关系最为密切的客户之一。
  
  毕马威,在不良资产处置领域中抢得了建行清核资产的第一单。
  
  对于在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领域的业务收入,四家会计师事务所都不愿透露。普华永道合伙人Michael Harris先生指出,由于收入与市场行动密切相关,普华永道在内地的处置数量远远没有台湾及韩国的多,因此,要求不同的市场达到相同数字,是不公平的。
  
  合作才能共赢
  
  有人用防贼似的论调高呼:“外资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国的不良资产虎视眈眈。”其实,本土的中介机构也在大举进入该领域。由于更多的交易是跨境进行的,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资产本身还是在境内产生并且存续,因此,从长期发展看,中资与外资中介机构的共同协作将十分必要。
  
  普华永道合伙人Michael Harris先生告诉《新财经》记者,一直以来,普华永道的每一个项目都会跟内地的中介机构相互合作。
  
  事实上,不良资产的交易过程往往会聘请境内、境外两家律师、评估师事务所。境内机构负责针对国内情况进行尽职调查,另一方面由于需要按照国际化制度操作,所以,又需要国际专业机构协调交易过程。
  
  华融的第一单不良资产包拍卖活动,就动用了豪华的中介机构组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卖方的财务顾问,美国翰宇律师事务所及国内的君合律师事务所担任了华融的法律顾问,普华永道担任了买方的财务顾问,对符合条件的国际投资者,国际金融公司(IFC)将提供融资服务。
  
  实践表明,未来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盛宴,其款待的中介机构“宾客”将没有身份限制,中资与外资中介机构只有合作,才能更好地享受这顿美食。
  
  “就餐条例”
  
  尽管“四大”参与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工作从1999年就陆续展开,但直至今日,其在处置过程中所遇到的法律、政策障碍仍未完全清除。在不良资产处置盛宴的“就餐条例”方面,“四大”感触颇多。

  第一道障碍是急需修改的《破产法》。中国政法大学副院长李曙光教授指出,“处置国有企业的不良资产时,特别在破产过程当中进行处置缺乏《破产法》,特别是缺乏详细条款来规定如何接管这些财产;没有规定债权如何申报,及对债权人的利益如何保护等问题。”这实际也是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当中,买方尤其是国际投资者最想明确的问题。
  
  “我们希望保护债权人有关的法规,或是破产、接管企业的法规,都应该更加明确。对国有企业破产方面的有关规定,员工处置方面的法规,还需要再考虑,再改进。”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陈尚礼董事说。
  
  此外,“四大”普遍认为中国政府在过去的几个拍卖案例中的审批时间过长,手续繁琐。比如作为国内首例向外资出售的银行不良资产项目,华融卖给摩根士丹利的资产包审批过程历经13个月才获批。
  陈尚礼认为,减少审批的期限,将是中国处置不良资产的一个重要问题。而Michael Harris先生亦指出,除审批程序应该加快外,还需要跟投资人明确,都有哪些机构会涉及到参与审批的过程中来,因为目前来看并不是很清楚。国际投资者往往会发现,有很多部门会在不同的阶段出现。他认为,应该让投资人在竞标的时候就知道需要跟哪些部门去谈,由哪些部门负责审批,有哪些步骤需要做,这样对于投资人计划商业行动及考虑下一步的工作,会有很大帮助。并且也将使投资者更乐于参与到中国不良资产处置的工作中来。

来源: 新财经
作者: 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