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审计署首次全面审计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谜底待揭 ·
 加入时间:2004-4-12    阅读次数:

    春节过后,审计署官员们的身影陆续出现在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下称“AMC”),他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漫长的审计将持续数月。


    “审计署的审计对资产管理公司而言,绝对是一次挑战。”知情人士称,以此前审计署对金融机构的审计经验判断,雪藏在AMC运作中一些问题将在审计署的眼皮底下逐渐曝光。

    对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成绩单,赞之者认为其成效显著,处置效率较高,而弹之者也不乏其人。不过,国务院派驻某资产管理公司监事会进行的检查已破开冰山一角。

    冰山一角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下半年以来,驻某资产管理公司的监事会对该公司资产处置和财务收支进行了初步检查,审计署有关人员在了解到检查结果时深感“震惊”。

    据悉,2003年度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总部人均年收入34万元,其中合法收入18万元。而这18万元“合法收入”中还包含一部分非法的“吃空额”收入。该公司编制2500人,而实际员工只有1125人,以国家财政每年按人头拨付3.6万元的“人头费”计算,该公司每年从国家财政套取的“人头费”就高达4950万元。

    “公司管理混乱,财务上可能存在的问题它都有,什么挤占费用、虚列费用、套取资金、挪用资金、集体收取回扣,小金库、公款私存一应俱全。”知情人士称,“除吃空额外,仅公司总部违规获取的现金利益高达三四千万,其中三分之一已形成总部员工福利。”

    据悉,该公司甚至违规动用巨额回收资金委托某证券公司理财。尽管投资如期收回,但从这家证券公司拿到的近百万元回扣,却进了小金库。

    “这还只是公司财务管理上的问题,而AMC最大的问题还在业务上。”知情人士透露,在一些AMC办事处和个别公司的部门,回收资产的最大化及处置成本的最小化并没有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以“吃空额”为例,有的公司的办事处会在年底时虚假“招聘”员工,甚至把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也虚假的“招聘”为临时工。而一到次年一季度,再与这些“员工”解除合同,然后再以年底员工数充全年平均数到财政部领“人头费”。而一些公司甚至连这样的“秀”也懒得作。AMC的实有人数到底是多少,此前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核实。

    “表面上看,AMC都有严密的监管体系。至少包括五层监管。首先是AMC内控系统,包括双人谈判制,三大委员会(资产处置审查委员会、资产评估审查委员会、资金财务审查委员会)审核机制;其次是国务院派驻监事会监管;银监会的行业监管;财政部的预算、决算管理;以及审计署的审计等。”

    “但一些内控手段很容易流于形式。”有关人士称,比如,在部分办事处,双人谈判制度仅仅是形式,在处置预案中签名的员工,有的从未参与过谈判及处置过程,而真正控制处置过程的人,常常并不在档案资料中露面。更何况双人谈判并不能有效防范道德风险。

    表面上看,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处置过程公开透明,但虚假评估和虚假拍卖并不少见。

    紧箍咒与游泳圈

    没有证据表明审计署的入驻是否与AMC今后的走向有关,但其中一些动向颇具意味。

    不久前,银监会一份题为“关于支持资产管理公司发展问题的报告”递到了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的办公桌上。

    这份略显滞后的报告历陈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目前困境,指出AMC出路不明朗、没有直接投资权,缺乏商业化收购的相关政策。

    对此,刘明康批示“市场化方向已明确”;至于投资权刘批示“有了,能用好吗?”而有关商业化处置不良资产的政策,刘称“现在有了,但法人治理结构没解决,行吗?”

    作为注脚的是,今年2月24日国务院批准财政部上报的《关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改革与发展问题的请示》。

    根据国务院的有关批复,资产管理公司被要求实行目标责任制,对各资产管理公司尚未处置完的近5000亿不良资产将以三年为限,实行现金回收率和现金费用率“双率”包干,以利于国家财政锁定最终损失。

    与此同时,AMC索要四年之久的“直接投资权”也被赋予资产管理公司;此外,还允许AMC对外商业化处置不良资产。

    “政府高层不过是一边念紧箍咒,一边扔过来一只游泳圈。”一位AMC员工如此评价目标责任制的意义。

    据透露,四家AMC的“双率”指标各不相同,主要是依据各家资产质量及以前年度的回收状况而定,但最后确定的数字都是每家公司耗时数月与财政部讨价还价的结果。

    据悉,四家公司中,信达现金回收率最高超过18%,华融接近18%,而资产质量相对较差的东方为12%左右,长城最低为9%左右。至于现金费用率四家AMC的差距不是太大,平均水平在7%左右。

    有关人士透露,财政部还将出台“三个风险管理办法”作为国务院批复的配套政策,包括资产管理公司再投资风险管理办法、资产管理公司委托处置不良资产风险管理办法和资产管理公司对外商业化处置不良资产风险管理办法。

    “这三个办法出台后,AMC才可以真正开始商业化处置不良资产,以及拥有投资权。”有关人士称。

    审计署的力量

    有了市场化运作的出路,有了直接投资权,然而,AMC的天空并未从此豁然开朗。

    消息人士透露,去年底审计署曾打算审计中国农业银行时,有国务院领导提出审一审四家资产管理公司。

    而在2月份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AMC也多少预感到了这场即将来临的风暴。知情人士透露,会上,国务院领导对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工作表示十分关注,尤其是涉及到管理体制方面的一些问题,比如存在假拍卖、假评估等问题。

    据公开资料,至2003年末,AMC四年共累计处置不良资产5093.7亿元,剔除4000万债转股,占不良资产总额的50%左右。累计回收现金994.1亿元,现金回收率19.52%。

    这样的成绩单可谓见仁见智,而审计署的审计则注定是2004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必须面对的考问。

    春节过后,审计署开始逐家对AMC进行调研,“而真正的审计估计从4月开始”。有关人士称,审计署18个特派办将对华融、长城、东方、信达等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及其分支机构进行全面审计。

    一位接近审计署的人士透露,目前审计署已全面介入AMC的审计工作,目前主要是走访一些业务部门,了解基本情况。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审计署将把审计重点放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上,有多少人的命运将因此逆转还是未知数。

    “但以审计署的工作经验,估计问题不会太小。”有关人士称,为了体现处置过程的“公开、透明”,一些AMC办事处在资产处置中大量造假,从项目评估到法律意见书到公开拍卖,甚至到银行帐户的全部流程都是造假。而这些造假现象的背后往往就是个人利益的膨胀及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

    相对于银行庞大的现金流和复杂的交易结构,有关人士称,要彻查AMC相对难度较小。但审计署在资产评估和拍卖上缺乏经验,而这个环节往往问题最多。

    对于AMC所存在的诸多问题,如果仅以内控机制不完善来指责AMC显然有失公允。事实上,监管当局的监管乏力,以及缺乏合理的激励、约束机制助长了AMC的一些不规范行为。

    比如,在“双率”包干之前,由于相关部门对AMC的业务费用并无限制。这就为一些公司和办事处在资产处置中大手大脚花钱,以及在业务费用中谋取非法利益提供了温床。不少办事处不分具体情况搞诉讼,委托中介机构搞缺乏形式化的乃至虚假的资产评估,部分办事处动辄委托律师事务所进行资产调查或全风险代理资产处置。在这些行为的背后往往是一些不可告人的交易。甚至个别AMC总部通过多种违法违规手段虚列业务费用套取资金集体私分。

    业内专家表示,尽管财政部希望通过“双率”来锁定最终损失,但由于四家AMC是全资国有机构,如果AMC如期完成任务,自然皆大欢喜;如无法如期完成任务,甚至因为再投资权的放开造成更大亏损,最后买单的依然是国家财政。因此,在AMC业务走向市场化的同时,如何健全AMC自身的法人治理结构同样紧迫。

    ·相关·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简介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有独资金融企业,注册资本金均为100亿元人民币,由财政部全额拨入,其主要任务和经营目标是收购、管理、处置四大国有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和最大限度保全资产、减少损失,化解金融风险。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于1999年4月20日成立,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收购、管理、处置中国建设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是中国最大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1999年10月19日在北京成立,主要收购、管理、处置中国工商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于1999年10月18日成立,主要收购、管理、处置中国农业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

    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于1999年10月15日成立,主要收购、管理、处置中国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

来源:金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