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经济观察报:四大会计行抢占中国要塞  ·
 加入时间:2004-6-29    阅读次数:

    全球“四大”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德勤北京分所新近迁入更为豪华宽敞的办公场所——北京的黄金地段东方广场。

   “我们已经把中国作为德勤最为重要的战略目标。”德勤的一位人士毫不掩饰德勤在中国的雄心。德勤新任中国首席执行官鲍毅披露,未来5年德勤将在中国投资1.5亿美元,员工人数将增长4倍,收入实现4至5番。

   “德勤投放在中国市场的投资项目,是我们创建百多年来在单一地区最重大的一项投资。”鲍毅曾如此表示。

    事实上,不只是德勤,在安永、毕马威、普华永道等其他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全球战略中,中国也正越来越成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四大”正在开始其在华新一轮扩张。

    再度扩张

    鲍毅在宣布德勤北京分所的乔迁之喜时曾表示,这是德勤中国过去18个月以来的第四度扩张。德勤在上海、深圳、广州的分所此前也已搬入新办公楼。

    虽然“四大”的传统领地一直在欧美,不过受世界经济低迷、企业经营活动放缓的影响,欧美资本市场的股票承销和并购业务剧减,中国经济却高速发展,这使他们把目光转向了中国。而国内市场对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需求也前所未有,四大所从去年开始都在使出浑身解数争取在中国市场上的主动权。

   “从‘四大’在中国的业绩来看,毕马威和普华永道差不多,安永弱一些,在大的外商投资企业客户方面,它们各有千秋,在中国国内企业方面,毕马威在大客户上领先,普华永道在中小客户方面占优势。安永正在兼并国内的会计师事务所,可能会很快变强。而德勤在这几年爆出的假账丑闻风波中有幸独善其身,其2003年的营业额居四大之首。事实上,在中国,目前‘四大’中谁都没有压倒的优势。”一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士分析道。

   “正是因为谁都没有太明显的优势,因此四大在中国的新一轮竞争具有战略意义。相比之下,德勤避免了审计业务和管理咨询业务分拆的命运,在中国市场正在大步与世界接轨的过程中,此次率先大规模扩张可能抢得先机。”该人士说。

   实际上,德勤以外,其它几大也在加强其在华业务,国有资产重组并购业务和四大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造及上市和不良资产处置等极具吸引力的项目成了热捧对象。

   去年10月,普华永道全球服务组主席杰里米·司各特悄然来到北京。此次北京之行的短短几天里,司各特和他的同事们马不停蹄地拜会了中国银监会、中国多家银行机构和中国人民银行的高层人士。司各特带来的一个重量级礼物是为中国银行业的治理而设计的《加强公司治理路线图》,普华永道决心要分食中国银行业改革的这份大餐。而巧合的是,最近德勤也在协助中国人民银行为中国银行业制订法人治理架构及程序。

   在四大商业银行的上市上,普华永道和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已经分别争取到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两大单,而且它们也都派驻了庞大的审计队伍,对两家银行进行全面的审计。而毕马威则成功争取到了中国建设银行上市前的股份制改造的审计项目,对外宣称是清产核资,据估算此次仅审计费就达到两个多亿。有人士指出,四大商业银行几十年积累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会计师行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并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但对于审计师来说却蕴含着机会。

   目标领域

   “中国确实是我们的要塞,充满庞大的机遇和挑战。在大陆,尽管对于中国经济会否于未来数月呈现‘硬’或‘软’着陆众说纷纭,但所有预测都显示长线发展前景依然蓬勃。中国的制造业将继续扩张,而我们也发现众多中国企业于海外组成各类别具创意的联盟,展示他们正在适应全球市场的竞争环境。此外,进驻中国的外资公司数目也日益增加。”领导德勤推动新一轮中国战略的鲍毅的话或许能真正反映“四大”看好中国的原因。

   2002年,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交易总额已从上一年的8.85亿美元猛增至25亿美元;与此同时,海外公司在中国进行的收购交易金额也从51亿美元激增至159亿美元,而中国企业间的并购交易额则从127亿美元上升至253亿美元。十六大之后,各地国企改革特别是股权转让的步伐更是大大加快,仅2003年4-9月份,全国并购金额就达到225亿元人民币。

   “我们现在把业务的重点转移到国有大型企业的身上,协助国有大型企业进行改制。我们也一直与国资委有着非常良好的合作。”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那位人士告诉记者,“相比之下,国内中介机构对国际市场运作的规则、历史并不熟悉,要想走向国际市场,必须了解国际规则,而德勤不仅有会计、审计业务,还有管理咨询,我们能给国内的大型企业走向海外之路提供足够的服务。”

   另一个目标领域是不良资产的处置,四大行现存2万亿的不良资产。“加快处理不良贷款不可能离开中介机构的经验和服务,不管对于买方还是卖方,中介机构都是他们所能借助的最为可靠的评估不良资产的一个工具。另外,由于目前跨境交易是不良资产处置的主流形式,其买方多是国际大投行或基金,而这些国际投资者更倾向选择国际性的中介机构提供服务,因此,‘四大’有很多机会。”北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位人士指出。

   招兵买马

  “四大”在华的业务已经多到让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应付了。

  “以前还是我们找项目,现在项目接都接不完,小项目我们根本就不接了,人手太缺。”在“四大”之一工作的宫先生直言。

   安永远东区主席胡定旭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安永在中国市场遇到的最大困扰是人才匮乏。安永每年在中国要招聘400名大学生,但这样的培养速度仍然赶不上迅速发展的业务需求。在“四大”的网站上招聘广告几乎是全年都有,每年他们都会在全国一些重点高校招聘大批人才。

  “德勤在中国的工作人员还需要翻两番,但是国内合适的人才却很少,只好通过培训经济类专业的毕业生逐步满足我们的要求。现在我们在大学里组织了‘德勤俱乐部’,吸引一些有意愿加入德勤的大学生参与,使他们能早点熟悉德勤的企业文化。”德勤的那位人士坦言,“我们这次投资1.5个亿也可能是2个亿,主要是用于人员的培训。”

   在香港,由于内地经济好转,加上大批内地企业赴港上市,也爆发了新一轮的会计人才荒,出现大规模的“跳槽潮”,“四大”四处抢人,会计师薪水也有大幅度提升。

   之所以如此缺人,是因为“大型国企的财务数据比较复杂,且业务遍布全国,需要大量审计人员投入。仅中国银行的审计工作,据说普华永道就投入近300人分赴全国”,一位分析人士指出。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咄咄逼人之势令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备受冲击。今年1月底,深圳市要求深圳基础产业国有企业年度审计工作将全部由“四大”承担,这让一些国内会计师事务所抱怨不已,不过,他们也在其它领域积极抢单。

   现在不论是“四大”、中国会计师事务所还是政府都明白,中国经济若要同世界经济接轨,中介机构非常重要,此刻正是淘金的时候。事实上,中国机会让“四大”及更多的国际中介机构都兴奋不已。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作者: 郭宏超,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