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关于管理人制度有关情况的介绍 ·
 加入时间:2007-1-19    阅读次数:

    《企业破产法》确立的管理人制度,是指在企业破产、重整等程序中由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破产清算事务所等专业服务机构和个人担任管理人负责清算、管理、纠纷解决等有关事宜。在国外,担任管理人是会计师事务所的主要业务之一;在国内,目前已有少许会计师事务所涉足此领域。现将有关情况介绍如下。

    一、管理人范围
    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管理人可以由有关部门、机构的人员组成的清算组或者依法设立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破产清算事务所等社会中介机构担任,人民法院根据债务人的实际情况,可以在征询有关社会中介机构的意见后,指定该机构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并取得执业资格的人员担任管理人。

    其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担任管理人:(一)因故意犯罪受过刑事处罚;(二)曾被吊销相关专业执业证书;(三)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四)人民法院认为不宜担任管理人的其他情形。
    个人担任管理人的,应当参加执业责任保险。
    可见,在我国,可以担任管理人的机构和个人范围的确定,借鉴了国外的做法,主要采取依托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的形式。

    二、管理人职责
    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管理人应当履行的职责主要有:(一)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印章和账簿、文书等资料;(二)调查债务人财产状况,制作财产状况报告;(三)决定债务人的内部管理事务;(四)决定债务人的日常开支和其他必要开支;(五)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之前,决定继续或者停止债务人的营业;(六)管理和处分债务人的财产;(七)代表债务人参加诉讼、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八)提议召开债权人会议;(九)人民法院认为管理人应当履行的其他职责。

    三、管理人的指定与报酬
    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管理人由人民法院指定,债权人会议认为管理人不能依法、公正执行职务或者有其他不能胜任职务情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更换。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管理人的报酬由人民法院确定。债权人会议对管理人的报酬有异议的,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同时,《企业破产法》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制定指定管理人和确定管理人报酬的办法。

    四、需要研究的几个问题
    在我国,管理人制度是一项全新的制度,对注册会计师行业而言,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对整个企业破产管理工作而言,有许多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一)管理人市场份额
    在我国,可以担任管理人的机构和个人范围比较广,这就涉及到各类有资格担任管理人的市场主体的市场份额问题。其中包括:在什么情形下指定专业服务机构担任管理人,在什么情形下指定清算组担任管理人;在什么情形下指定机构担任管理人,在什么情形下指定个人担任管理人;在什么情形下指定会计师事务所或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在什么情形下指定破产清算事务所担任管理人。

    目前看来,管理人主要由专业服务机构承担外,清算组做管理人的情形主要有:新破产法实施前已经指定的,依照公司法进行解散的,纳入国家计划破产的,无产可破的,其他法律明确规定的等。

    (二)管理人名册
    按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由法院指定管理人,由此带来的问题是,法院如何指定,包括是否应当制定管理人名册,如果需要制定管理人名册的话依据什么标准制定,由谁制定等等。
    我们认为,按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依法设立的会计师事务所均可担任管理人,因此,法院应当依靠行业协会提供的会计师事务所名册来指定管理人。

    (三)管理人指定
    在一个具体的破产或重整案件中,法院依据什么方式和程序指定管理人是管理人制度能够运作成功的关键。这既涉及如何确保法院能够指定出适格的管理人,又涉及如何避免法院指定管理人的随意性甚至是滥用权力。为此,需要制定具体办法,制定必要程序。

    (四)管理人报酬
    对专业服务机构而言,担任管理人时应当依据什么方式和标准收费,报酬和费用有何关系,聘用必要的工作人员如何计费,不同类型的破产清算案件的收费方式、标准、决定程序,等等,均需要制定具体办法加以规范,因此都值得探讨。

    (五)管理人的责任
    《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履行职务。”该法第一百三十条规定:“管理人未依照本法规定勤勉尽责,忠实履行职务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处以罚款;给债权人、债务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可见,管理人负有勤勉义务和忠实义务,一旦违背则可能要承担民事责任,受到人民法院罚款的处罚。但是,管理人勤勉义务与忠实义务的内涵和外延到底如何,尚需要研究制定明确的指引。

    (六)管理人工作规程
    管理人如何识别风险、评估风险、应对风险、控制风险,怎样做才算履行了勤勉义务,最好是有一个统一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工作规程。

                        (执笔人: 孙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