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如何让注会不做假账——三位会计学教授的对话  ·
 加入时间:2002-5-15    阅读次数:

如何让注会不做假账——三位会计学教授的对话



  五一节前,复旦大学举办了一个以“注册会计师诚信”为主题的内部对话与交流活动。“注册会计师诚信”的话题是由安达信事件引发的。作为世界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在安然财务造假案中暴露的诚信问题,震动了整个会计、审计行业。在中国上市公司造假屡禁不绝,注册会计师同样深陷诚信危机的背景下,安达信留给业界的思考,堪称难得的反思教材。

  此次参与对话的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兼会计系主任李若山教授、前复旦大学会计系主任张文贤教授及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孙铮教授。三位教授、博士生导师都是国内会计、审计理论界的知名学者,李若山教授还是我国第一位审计学博士。

  会计是艺术,但不是魔术

  张文贤:安然公司的财务神话制造了很多虚假的东西,虚报收入,逃避税收等。安达信作为安然公司的审计机构,2001年收费高达5200万美元。安达信在安然造假丑闻中栽倒,真可谓应验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拿人家的手短”。这一事件再次暴露了注册会计师的很多问题并非出在专业上,造成安达信翻船的主要是低级错误,竟然把有关会计信息资料给销毁了。这样做违反了常识,属于伦理上的低级错误。安达信事件给会计业带来一个思考:“会计”究竟是科学?还是艺术?会计显然是科学,应该是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科学。但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对“会计”的解释首先是艺术,因为很多会计师本身是艺术家。会计师凭借个人的经验进行判断,会计工作很多时候需要借助职业判断,这时候显示得便是艺术性。但安达信翻船说明,会计是艺术,不是魔术。

  李若山:安达信近百年的历史毁于一旦,对会计业非常值得深思。其中虽有技术问题,但更多的是道德问题。安然公司造假安排的很多交易极其复杂,恐怕只有数学专家才能搞清楚。与此同时,安然公司有许多管理上的创新,如安然在欧洲的分公司所有的业务都是先斩后奏,以求对市场作出迅速反应。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安达信的错误不仅是过于自信,而且也过于他信。安然曾经排名全球第七,安达信错误地认为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不会倒下。另外,安达信错误的根源还在于对利润的追求。2001年5200万美元收入中,2500万美元审计收入,2700万美元咨询收入,咨询收入大于审计收入。在利益的驱使下,关键时刻就出现了诚信问题,而诚信问题又更多的源于制度安排问题。当经济诱惑过大的时候,自律也就变得形同虚设,行为不检点成为安达信的致命弱点。中国证券市场和会计业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银广夏、琼民源、红光实业等事件都或多或少地牵涉到行为不检点。

  孙铮:安达信事件暴露出会计业在发展过程中有一些致命问题没有解决,即审计鉴证业务与管理咨询业务间的冲突。管理咨询业务在业界看来是“朝阳产业”,审计鉴证业务则被视作“夕阳产业”。当会计师事务所在调整内部结构时,把风险控制的精力主要倾注于管理咨询业务。然而,恰恰是传统的审计业务放松了风险控制,对所谓的“夕阳产业”缺乏更多的关注,最后犯了极大的错误,导致安达信走向崩溃。具体而言,安达信在审计业务上犯了四大错误。其一,出具了不实的审计报告和内部控制制度的鉴定报告,安达信认为安然是没有问题的。其二,在审计过程中没有把握好独立性。会计业以独立性为行规,而安达信一是没有把审计业务与咨询业务分离,二是安然公司高管人员原来竟大多出自安达信。其三,安达信在2001年错过了挽救危机的时机,相反被侥幸心理主导,一错再错。其四,销毁会计档案,犯了业内的大忌。美国没有《会计法》,中国有《会计法》。按中国新的《会计法》规定,销毁会计档案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内部控制是法典建设

  李若山:企业财务造假或舞弊的原因是有规律的,包括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有机会制造虚假报表且事后又不容易被发现等。一旦上述条件形成,上市公司就容易大量造假。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发生企业造假的概率相对较小,是因为企业有较强的内部控制制度。内部控制制度不可能消灭造假,但可以降低发生率。审计首先看企业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安然公司就是在制度创新的情况下,内部控制制度出了问题。现在企业的组织结构进行变革和创新,实行扁平化管理。注册会计师如何关注新环境下的会计信息过程,美国和中国都缺乏研究。安然公司的子公司实施的就是扁平化管理,安达信在这方面留下了教训。

  孙铮:现代审计已经发展到风险导向审计,但在中国更多的还是制度基础审计。曾经有一家美国的世界500强企业,其财务总监称“内部控制是法典建设”。内部控制制度是对企业各项业务流程规范化、系统化、制度化的控制机制,目的在于确保资产安全性及保证会计信息真实可靠。凡是进入ST和PT行列的上市公司,注册会计师的审计报告都开始按制度基础审计来下结论。例如,在郑百文第一份被拒绝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中,注册会计师明确指出该公司缺乏可信赖的最基本的内部控制制度。

  有限责任制会计师

  事务所的造假成本很低

  孙铮:朱基总理给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题词“不做假账”,中央领导一直十分关注企业财务造假问题。朱总理还曾要求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任课的老师,第一堂课就是要对学员说“不做假账”。但一些企业的财务总监和财务人员仍存在认识上的误区,有的问“不做假账做什么?”还有的问“谁要真账?”会计人员都面临一个问题,即谁需要真实可靠的会计信息。而个别亏损上市公司把责任都推向了注册会计师,会计人员的环境压力实在很大。但是,注册会计师应该具备判断能力,会计准则或许在有些方面没有明确规定,但准则中有一条“实质重于形式”的规定。注册会计师作出职业判断时,应该对投资者负责。

  张文贤:从会计业的角度来考虑,有时候感到有点冤枉,难道会计人员想做假账吗?谁真正想做假账?有的企业老总认为,会计是财务上的行家,存货计价、折旧方法等都对调控利润有很大的回旋余地。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做假账”不仅需要对会计人员加强诚信教育,而且解决问题应作更深层次的思考。其实,造假的真正责任不在会计。安然隐瞒财务信息采用金字塔式控股方式,加强内部控制制度恐怕也未必解决全部问题。要想保证会计信息的真实性,难度已越来越大。另外,企业制度的改革也提出了挑战,会计制度还没有来得及完善就被钻了空子。因而,会计准则、会计制度都需要加速完善。

  李若山:上市公司财务信息真实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注册会计师的审计。安达信在21世纪“翻船”,与制度安排上的问题有关。安达信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许多诉讼案例,在几大会计师事务所中,诉讼案发生最多的就是安达信。安达信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业务拓展速度并非很快,因为当时会计师事务所实行的是无限责任的合伙。但1995年美国通过新的法律,规定会计师事务所承担赔偿不再按连带责任,而改为比例责任。另外,美国安达信由无限合伙改为有限合伙。换句话说,没有签字的安达信合伙人不需要承担此前的无限责任。国内造假问题更严重,原因之一是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属有限责任制,任何签字的合伙人都不会倾家荡产。中天勤的合伙人戏称“十八天后又是一条好汉”,受到行政处罚后带着业务又投奔了新的会计师事务所。湖北立华参与多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解散不久又成立了新的事务所。这些都是制度安排上的问题,因为没有实行无限合伙。会计师事务所的行业特点,决定了有限责任制的造假成本很低。虽然存在个别官员造假、公司老总造假,但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注册会计师放弃最后一道防线的理由。整治造假需要双管齐下,政府可以制定政策,加大处罚力度;同时需要依靠市场力量,提高发现造假的概率。例如,可以参照美国的做法,对十年内造假两次以上的,实施三倍赔偿。国内证券市场打假,由于缺乏制度安排,难以解决提高诚信的根源问题,而诚信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律。

  审计和咨询业务该不该分离

  孙铮:安然不断制造关联交易,利用美国现行会计准则上的漏洞,确认关联方的收入和利润,却隐瞒负债、担保等财务信息。安然公司提供给关联方的担保都是有追溯权的,关联方债务出问题后,自然使得安然的信用等级大跌。安然造假和安达信事件引发出两大思考,一个是会计师行业的监管要不要发生一场变革?另一个是会计准则要不要变革?安达信事件暴露出诚信问题,但在技术层面上也确实存在问题。

  李若山:审计和咨询业务究竟该不该分离,在业界已经争论了近五十年。安达信事件发生后也有实证研究称,审计与咨询结合在一起,并不影响到审计的独立性。事实上,实证研究虽然科学,但有时也可以对其打个问号,仍然可能存在人为操纵的因素。对投资者来说,判断审计的独立性,看的就是会计师事务所与公司之间有没有关系。安达信事件的结果,将导致美国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和咨询业务的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