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普华永道重划中国会计业版图  ·
 加入时间:2002-5-14    阅读次数:



  

普华永道重划中国会计业版图







  收编安达信后,普华永道在大中华地区一骑绝尘。但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中国两者原有的问题尚待在整合中解决



  4月,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在没有得到中国政府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就宣布正式合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已经默许了国际会计大鳄蚕食国内市场的企图。



  当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4月底兴冲冲宣布于7月1日正式合并之时,曾有分析人士认为,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在没有得到中国政府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就宣布要合并,不符合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的相关法律、法规。那么,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的合并会不会被中国有关方面“枪毙”呢?



  记者从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了解到,就这项合并,中注协已经与合并双方作过一次沟通,并表示了自己的意见。此项合并是企业行为,政府不干预,但在进行合并的过程中要遵守中国相关的法律、法规。看来,中国政府已经默许国际会计大鳄蚕食国内市场。



  国内所面临更大竞争



  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合并被很多人看成是国内会计业的“航空母舰”。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此项合并对国内会计师行业有影响的话,那就是国际会计公司的垄断程度更高了,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的企业规模太小、起点低,要做大、做强面临的竞争更激烈。



  细想起来,如果国内会计师事务所愿意小富即安,永远甘于做中小企业,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的合并可能不会对这类事务所有任何影响。但中国的会计行业需要自己的“航空母舰”,就不得不正视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的合并。



  还是业内人士说得好,在关注此项合并事件的同时,倒是应该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下制约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发展的深层次问题。



  不会引发国内合并潮



  曾有学者预言,进入新千年,国内事务所将出现合并浪潮,并形成若干个颇具影响的大事务所。但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显示,此项合并不会引发国内所的合并,国内所依然将处于“小打小闹”的阶段。



  萨理达中瑞会计师事务所总经理张连启说,国内所确实有合并的需要,但目前不太可能,因为国内所合并的内在原动力不足。国内所以前的合并都是由政府推动的,如果不解决组织结构和体制的问题,靠自发、靠市场推动的合并不太可能。



  纵观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从2000年开始,国内会计事务所曾有过一次大的合并及联合浪潮。在这次合并中,截至2001年3月31日,全国共有28个省市区的407家事务所合并成105家,全国参加合并的事务所几近总数的10%。这次合并是迫于“脱钩改制”的压力,以及财政部提高了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完全是由政府推动形成的合并。



  张连启说,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的合并,对国内所的合并没有振聋发聩的意义,也不会有启示。我们更应该思考国内事务所深层次的问题,比如合伙人的问题,风险管理的问题等。解决了这些问题,国内事务所的合并才有内在动力。



  合伙制推行遇阻



  中国1993年颁布的《注册会计师法》规定,事务所有两种组织形式,即有限责任制和合伙制。多年来,虽一再鼓励发展合伙制事务所,但目前合伙制事务所的比例仅占全国会计师事务所总数的14%左右。会计师事务所的体制问题制约着规模的扩大,而合伙制又被业界人士公认为扩大规模的有效途径。



  上海安永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主任会计师汤云为说,环视世界各国,会计师事务所有不同的组织形式,但真正能发展壮大产生巨大影响的,都是合伙制形式的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首席合伙人张克也认为,采用合伙制可以根据业务扩展的需要,很灵活地扩大会计师事务所的规模。



  尽管合伙制有很强的生命力,但汤云为还是认为目前在国内全面推行合伙制的条件不成熟。他说,事务所条件各不相同,有些事务所力量相对集中,核心力量可以左右局势,改成合伙制的震动较小。有些事务所力量较分散,形不成核心,一有变动可能产生分裂。所以事务所的条件是解决问题的切入口,即使是前者也要有外来的推动力。



  从近期透露的信息看,《注册会计师法》的修订草案里,会计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从原来的两种增加到5种:“有限责任制、合伙制、有限责任合伙制、个人执业、中外合作。”有人质疑,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早些时候对外宣布,今年确定的重点工作之一是在全行业推进有限责任制事务所向合伙制的转变,为什么在修订草案里又发生了变化?



  对此,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有关负责人指出,国内会计师事务所以前出现的问题,是由于行业本身浮躁、急功近利的结果。国内所起点低,需要慢慢做,可以用5年、10年、20年的时间来做大、做强。但一定要起步稳,定位准确。



  “航母”也存在问题



  曾经做过五大会计公司研究的中山大学国际会计与财务研究中心主任刘峰教授认为,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能否实现真正合并在于内部的整合。



  他说,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的内部都有问题,两个有问题的机构合并,难免不会产生新的危机。比如在香港上市的厦门杰威公司,是安达信做的上市审计,杰威公司的问题正在调查处理中。还有格林柯尔的问题。安达信带着这些尚未解决的问题和普华永道合并,结果会怎样还不好断定。所以,此次合并,成败在整合上。



  由于滚雪球效应,普华永道的市场规模可能会越来越大。但安达信中国和普华永道中国两者原有的问题如果不在整合的过程中解决掉,以后潜在的危机可就不好预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