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年报显示:非经营性风险拖累上市公司业绩 ·
 加入时间:2002-5-24    阅读次数:

 



  2001年,我国上市公司亏损家数急剧上升,巨亏公司更是屡见不鲜,这些亏损"大户"的出现,直接导致了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的下滑。值得注意的是,绝大多数巨亏公司或因巨额担保损失产生亏损;或因被大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资金使得流动资金匮乏,举债经营产生亏损。亏损15.8亿元的深石化和亏损3.6亿元的ST兴业等公司更是两面均沾了边。显然,诸如此类因内部治理结构不完善所引发的大股东欠款以及巨额担保等非经营性风险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业绩的"杀手"。


  担保风险成倍放大

  上市公司担保风险在2001年突然被放大。在一批亏损年报中发现,预计负债损失成为导致巨额亏损的一个重要因素,担保"地雷"的杀伤力也因此突兀地显现出来。根据新会计准则和会计制度关于"或有事项"的规定,从2001年起,上市公司为他人担保发生的损失及风险,按照到期是否收回及预期收回的可能性,进行计提预计损失,并减少当期利润。据不完全统计,2001年上市公司因此产生的担保损失总额是1999年的19.24倍,而平均每家公司的担保损失是1999年的9.23倍,担保损失的锐增使担保风险成倍放大。


  巨额对外担保不慎给上市公司带来了严重后果。ST九州2001年净利润亏损4.7亿元,其中依据已经判决的对外担保所承担的连带责任计提了2.54亿元预计损失,并计入2001年度损益。再看ST英达,公司9.95亿元的亏损中有4.12亿元是担保损失造成的,又如ST中华,虽然导致其亏损22.71亿元的主要原因是坏帐的提取,但1.63亿元的担保损失也使公司雪上加霜。


  互保死结越扎越紧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去年上市公司之间互保行为逐渐扩张,担保链渐渐交织成错综复杂的"担保网",这些非关联的上市公司因为相互之间的担保而形成了特殊的关联关系。而这种互保已经形成难以解开的"死结",纠缠在一起的这些死结使多米诺骨牌效应也逐步开始显现。如ST兴业不仅自己受担保所困,以其为轴心的"兴业系"担保圈中其它公司,如中国高科、上海九百、ST中西等均因为其提供担保牵涉其中。如上海九百截至去年末对外担保额为7.1亿元,其中为ST兴业提供担保9285万元,且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支付了3500多万元,为此公司年报共计提预计负债9960.6万元,并计入当期损益。


  股东占款危害惨重

  除了担保"地雷"纷纷被引爆之外,大股东欠款也成为上市公司去年年报集中体现的一大"毒瘤",并且也对上市公司业绩构成了巨大的"杀伤力"。根据2001年报及相关公告的不完全统计,11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大股东及关联方欠款情况,被占用资金高达400多亿元,平均每家公司被占用资金近4亿元。其中,不少上市公司对无法收回的欠款计提了坏帐准备,从而导致一些公司去年业绩出现巨亏。如深石化以其每股亏损5.2元而位居亏损公司榜首。该公司现已严重资不抵债,股东权益为-16.43亿元,每股净资产为-5.42元。今年一季度,公司继续亏损4000余万元。该公司去年业绩出现如此巨大的亏损窟窿,主要原因就是未能收回的大股东欠款被全额计提坏帐准备,以及担保事项形成的或有负债被确认为预计负债。再如济南轻骑2001年主营业务利润比上年减亏6242万元,但由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重大影响,公司净利润亏损程度进一步加深,共计亏损6.99亿元。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轻骑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往来款多达24.6亿元,担保款项达7.4亿元,且其中已有4.7亿元逾期。显然,该公司存在巨大的呆帐和为担保负连带责任的风险。


  根源在于制度缺陷

  应当看到,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对外担保和大股东欠款都属于非经营性风险,但有时"杀伤力"却比经营性风险大得多,其原因是这类风险的背后是中国证券市场固有的制度缺陷,诸如因一股独大引起的公司治理结构失衡,证券民事赔偿制度尚未建立,中小股东的权益保护缺乏强有力的手段等。因此,只有建立、健全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以及不断完善相关的法律体系,上市公司才可能不至于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此类非经营性风险才可能降到最低。(王璐徐霄)


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