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新华社:中国注册会计师(CPA)如何摆脱诚信危机? ·
 加入时间:2002-7-12    阅读次数:



 

    久负盛名的世界“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近来可谓祸不单行:继去年安然公司造假丑闻之后,如今爆出的世界通信公司会计造假丑闻又将安达信拖下了水--美国有史以来的两起最大财务丑闻的发生与安达信有脱不开的关系。

    而在此前,美国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已经裁定,安达信在销毁安然公司文件一案中的妨碍司法罪成立。安达信由此将会面临5年的察看期和50万美元的罚款,法院甚至还会判决安达信不得从事审计业务--这将彻底把有近百年历史的安达信推向死亡的深渊!

    安达信危机:能否成为挡箭牌?

    因部分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协同银广夏等上市公司造假,中国注册会计师(CPA)行业去年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人们转而把希望寄托于那些能有较好审计结果的“五大”会计师事务所身上。但是,安达信事件却给人们泼了一盆冷水。

    一时间,安达信危机也成为中国CPA造假的托词之一。而事实上,这一系列表面相似的事件无论在内容上还是背景上都各不相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教授李永森说,安达信危机产生是成熟市场的机制问题,也是一个动态的完善过程,而中国CPA则还处于一个发展调整阶段,这不能同日而语。

    李永森分析认为,安达信事件的根源,一个重要方面是会计师事务所正在大力发展的咨询业务对原有的审计业务产生了重大影响,从而丧失了独立性。1999年,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AICPA)发表了题为“将审计业务拓展成咨询服务”的指导性文章,鼓励会计公司进一步拓宽咨询服务。在此政策引导下,各大会计公司纷纷转型。据统计,到1999年,注册会计师行业51%的收入来自咨询业务。

    有关资料显示,环球电讯2000年向安达信支付的审计费为230万美元,但咨询等其它非审计费用却接近1200万美元,安然的情况也类似。同一家事务所既从事财务审计,又进行咨询服务,这不可避免地存在利益冲突。不加强监管自治,就很难抵挡住“糖衣炮弹”的攻击。由于怕得罪这些大客户,事务所面对弄虚作假,睁一眼、闭一眼,加上顾及巨额的咨询收入,在财务审计方面自然是“网开一面”。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副秘书长郭建新分析说,安达信事件的发生还与当前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审计和会计制度的变革密不可分。他说,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和泡沫经济的繁荣,不少企业的经营人急功近利,舞弊作假问题严重。注册会计师在进行审计时,也不可能对每一笔业务都全面核对,比如世界通信公司所爆发出的财务丑闻,这家公司将38亿美元经营性支出列为资本支出,以此避免去年和今年第一季度出现净亏损。安达信对此声明,世通公司并没有出具有关成本转换的资料,也没有咨询有关的会计处理方法。至于其中的是非,相信会随着调查的深入而逐渐清晰。

    安然事件爆发后,美国更多关注注册会计师行业的分业经营问题和独立性问题。这一问题已开始得到解决。今年以来,“五大”纷纷宣布,计划停止以内部和外部审计师身份为同一客户提供服务。德勤宣布要拆分咨询和审计业务,安达信和普华永道宣布将不再为审计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安永将其咨询公司出售,毕马威则将咨询业务分拆上市。

    在发达国家,严格的市场信用制度将使那些弄虚作假者付出最惨重的代价,并令其一蹶不振。美国金融市场200多年的历史上,至今还没有一家大型金融服务公司在受到刑事起诉后能继续生存。目前,安达信的前途可谓凶多吉少。

    更为严厉的是,在被审计单位出现经营失败时,即使注册会计师没有审计责任,按照国际通行的“深口袋”原则,注册会计师也要承担一定的民事赔偿责任,因为各国审计准则中都要求注册会计师审慎选择被审计单位。所有这些远不是国内会计师事务所“换一枪再打一个地方”可以比拟的。

    参与造假:与上市公司狼狈为奸?

    与安达信事件的根源所迥然不同的是,国内会计师事务所业务还主要集中在法定审计方面,咨询、服务业务的开拓正处于起步阶段。但是,国内注册会计师参与造假的案例却举不胜举。2001年底有关调查显示,88%的调查对象对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持不信任态度,这可以间接说明市场对注册会计师的信任度极低。

    实际上,在我国经济体制的转轨时期,在证券市场发育初期,上市公司审计风险种种,不仅有来自执业技术的风险,还有来自政策和制度安排的风险。这些有着中国“特色”的注会造假原因,可就不是国外同行们所能比拟的了。

    会计专家张以宽在谈到注会造假时认为,上市公司造假是问题产生的根源。绝大多数国有企业上市前不是股份公司,这种状况使大多数上市公司运行机制与要求相比差距甚远。即使是现在,由于上市公司内部治理不健全,企业经营者唯利是图,常常通过虚假报表来维持公司的利润。

    财政部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认为,由于现行体制的原因,上市公司的好坏往往涉及到部门或地区的利益,因此上市公司及会计师事务所与政府部门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些注册会计师发表审计意见时,还面临着来自行政部门的干预。这种干预或通过领导打招呼等方式,从而使上市公司能获得一份干净的报告。

    此外,我国会计师事务所规模普遍偏小,注册会计师行业的恶性竞争严重。到去年11月份,全国会计师事务所4547家,执业注册会计师55898人,平均每家事务所仅有12人。

    法律不完善也使得造假者不必为他们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更激化了问题的严重性。目前,在我国对注册会计师及事务所的处罚仅限于行政处罚,还没有注册会计师或会计师事务所因参与造假或重大失职,向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作民事赔偿。

    合伙制:能否成为灵丹妙药?

    注册会计师造假冲击波直接引发了社会上的信用危机。如何让诚信、中立这一会计师事务所生存的基石获得公众的信任?

    中注协负责人表示,推行合伙制是中注协目前重点的研究方向。我国的《注册会计师法》里定了两种形式,一种是合伙制,要负无限责任,另一种是有限责任。而目前大约仅有8%到10%的事务所是合伙制。当初注会行业脱钩改制时之所以没有一下子过渡到无限责任制,是怕步子太大,业内接受不了,有限责任制只是一个过渡形式。

    会计专家介绍说,有限责任公司仅对其业务行为承担有限责任,我国大多数会计师事务所注册资本仅为30万元,也就是说会计师事务所违规的最高赔偿也就是30万元。而合伙制则不同,违规一旦被发现,会计师事务所要以其全部财产承担赔偿责任,如果还不足以赔偿,作为合伙人的注册会计师还要以其自家财产承担赔偿责任,这种组织形式显然有助于提高注册会计师的风险意识和自我约束意识,提高审计质量。

    从目前情况看,会计师事务所全部改为合伙制尚待时日。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合伙制在我国推行十分困难,也缺少完善的法律法规环境,经济欠发达地区和小型企业无合适的会计师事务所来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而建立相关的民事赔偿机制和相关法律进行修改也需要更多的时间。

    种种迹象表明,外部环境已迫切要求我国会计师事务所加速转变,行业的重组整合的“战国”时代到来已不可避免。有关专家预测,中国CPA行业的格局即将被打破,3到5年内会出现一个全新的格局,未来竞争将会在国际所与国内所之间展开。

    随着我国对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今后将逐步放开会计、审计和簿记服务市场,在市场准入、业务范围等方面除了个别限制的情况之外,外籍和港澳台人士只要取得我国执业许可,即可和境内注册会计师一样在我国执业。

来源:新华社 2002年7月10日    “新华视点”记者张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