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过年的母亲 ·
 加入时间:2013-1-25    阅读次数:



    母亲今年85岁了,她一生勤劳善良,做事麻利,心直口快,待人真诚。在我的记忆里,一年四季,母亲最忙碌的时节,要数农历新年前后了。这段时光,母亲最为惬意,而对我们兄妹来说,也是充满了甜蜜。

    在老家湘西,过年是有很多讲究的,所以过年的母亲总是怀着虔诚之心。首先,祭祀的事要排上日程,主要是拜庙堂和土地堂,要准备猪头、五供,在年前及年后挑一个好日子,赶早去庙堂烧香祈求神灵保佑全家来年平安。年三十吃年夜饭前要先拜土地堂和祭祖先。其次是过年期间要“忌口”,不能讲一些不吉利的话。每逢过年娘总要把过年的一些规矩给我们讲一遍,譬如说:年初一不能倒垃圾、拿针线;杯碗要轻拿轻放,大新年忌打碎东西;小孩要听话,夫妻莫吵架,否则一年到头家里不利顺等等。

    从小时候记事起,印象中过年的母亲始终是忙碌的。大约从冬月起,娘就开始着手准备年事了。她把平日利用工闲和夜晚织的家织布染成藏青色,给我们几姊妹做一套过年穿的新衣;给全家人纳的鞋底也要抓紧上鞋面,过年才好有新鞋穿。进入腊月,开始腌腊肉,做炒米糖糤。临近年边,就更忙了,几乎所有的年事要按天来排:要扫扬尘、换洗全家被褥;要与一条街上的几家合伙打年粑;要准备猪头五供去庙堂烧香敬神;要杀鸡剖鱼,炸黄雀肉,做粉蒸肉、炖肉、扣肉和炒肉,做的这几样大菜要能吃到正月十五。基本上都是母亲一个人在忙年,因为父亲一直不谙家事,抑或是母亲太能干了,我们子女也帮不上什么忙。八十年代初,我们几兄妹都在外读书,娘为了增加点收入,每年都喂一头年猪。腊月二十四请人杀年猪,卖掉一半,留一半送些给亲友和自家过年吃。那几年过年时的母亲真是又忙又累。近些年,母亲年纪大了,渐渐做不动了,但过年的母亲依旧在忙,所有的年事她都要操心,要在一旁指点家人做这做那。

    在亲友和邻居的眼里,过年的母亲最大方了。七十年代,在药店做小职员的父亲一个月工资只有30来元,家里基本是靠母亲起早贪黑拖板车维持生计,我们家可以说是最下层的城市居民。但娘经常讲比起农村吃不饱饭的舅舅家来说条件还是好些。记得每年腊月二十五,舅舅们来了,娘把面条、米、糖、鱼、肉放满舅舅的担子,为此,一贯节省的父亲要念好几天的啰嗦。后来舅舅家生活好了,母亲看到左邻右舍困难一些的老婆婆,也总会拿些年货送给她们。

    过年时的母亲是一年中最舒心的。吃完年夜饭,娘的笑意充盈着,她进房从枕头下拿出布包,慢慢打开包了几层的手帕,拿出平时积攒下的钱给儿孙们发压岁钱。年初三,照例是大姐二姐回娘家团聚的日子。我们一大家子老少四代共17口人,大家聚在一起除了吃顿团圆饭,就是要照张全家福。娘坐中间,两边是她的孙辈们。我注意到,每年全家福中的母亲慢慢在变老,但不变的是娘脸上永远挂着的舒心笑容。

    过年的母亲是期盼的。我们兄妹陆续调来了长沙后,娘因为习惯了老家的生活,总不肯来长沙住。但过年时的母亲总是期盼着我们回家团聚。快到年边了,娘天天算着我们回家的日子,她要等着哥回去帮她贴春联、挂灯笼;等着我老公回去帮她剁肉丸子、炸黄雀肉;等着我和侄女回去,她要把平日一针一线纳的鞋垫送我们……娘总是不肯来长沙过年,说在老家过年要拜神祭祖,再说长沙买不到湘西的土鸡土鸭,肉和小菜都没有湘西的好吃。记得2009年春节,哥跟娘做工作说调来长沙6年了,想接娘来长沙过个年,娘好不容易答应了。到腊月二十九,娘风尘仆仆从老家赶来,给我们带来了土鸡土鸭、炸好的黄雀肉、肉丸子、糖糤,做的酸汤、酸萝卜。年初二,娘就念着要回去,说按礼数一年到头是要接大姐二姐回娘家吃顿团圆饭的。年初三,我们兄妹只好送娘回去。初四,按娘的心愿请大姐、二姐、舅、姨来家团聚。

    又快过年了,日渐老去的母亲,双眼中期盼的神情当会更加深切。虽然身在长沙,但我能真切感受到母亲内心的渴望——儿孙团圆,过个快乐的好年。我们必定要打点行囊,赶回老家和娘团年。



    作者:武吉蓉    邮编410013    电话13875912078

    联系地址:长沙市岳麓区岳麓大道218号市政府二办公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