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阳光中的脚印 ·
 加入时间:2013-2-21    阅读次数:

                                   --------株洲注协联合支部组织的一对一帮扶活动


    初春,刚换的春服抵不住逼人的寒气。注协联合支部第二小组带着财政局“走基层,大帮扶,献爱心”活动的精神以及联合支部分工的任务,踏上了探访“一帮一”救助帮扶对象摸底的路程。

    根据局里领到的帮扶名册,注协联合支部第二小组具体被帮扶人:黄桂明70岁,妻精神残疾,两人低保。一儿读大学,一直坚持自食其力。黄德胜孤儿低保。上初一,与姐相依为命。王翠芬夫病逝,低保,两儿女上学。陈再仕中风,低保;一儿在校读书。在走访中得知其妻智障,村民对其低保有意见,认为他的贫穷是因为生育儿女太多,他有儿女3个,两个女儿基本没有读书,在外务工,自保都难。
    这次我们一行3人准备探访4位被帮扶人,黄桂明老人的家是我们的第一站。
    从市区到云田乡的路上,我给柏岭村的民政干部打了电话,请他们带我们去黄桂明老人的家。车在山路上绕行了半个多小时,然后罗村长引领我们弃车徒步在泥泞的小道上行走了数百米 ,来到山脚下一座孤单的房屋前。房子有一层半,因年久失修房屋现出破败的样子,但是房前小小的平地却很干净,旁边整齐堆放的小树干上晒着腌菜,这让我想到青黄不接四个字。主人不在家,只有忠于职守田园犬用狂吠迎接我们。身材高大的罗村长用洪亮的嗓门对我们来时经过的树林高声呼唤:黄桂明-黄爹。数分钟后,一个身子有点佝偻,两腿沾满泥巴,单薄的上衣透着汗水,一脸刀刻的皱纹使人读不出他的心情,看不出他的面部表情的黄爹来到我们面前。简短的说明来意后,我们落坐在那矮小的木椅上,这时一个面容清癯白皙的老妇人挑一担青草也来到房前,放下担子,她自顾自的嘴里还念念有词的穿过堂屋走进了厨房。我问:阿姨能帮你干点活吧?黄爹望着妻子的身影说:“我只有带着她在身边,要她做什么就做点什么,”于是对妻子说“你泡几杯茶来”。妇人答道:“那我烧开水去”。简单了解了老人的实际情况后,我们问他目前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黄爹说:“这个房子住了几十年了,一直就没有厕所。现在孩子大了,我们2人也老了,行动也不方便,就想建一间简易厕所”。一行来的周所长(中柱会计师事务所)答道:“是的,我也没有看到厕所。”周所长一进屋也没落坐,就拿着相机在查看他家的情况,“床上的铺盖也很少,阁楼上也漏的厉害”。黄爹长叹一声:“是个咋命,做不发啊。”周所、许所(天岳会计师事务所)与我合计了一下,跟村长和黄爹说:你们拿个预算吧,得空就做做前期的准备工作,我们虽是自己筹资来的,但一定尽量满足你建简易厕所的要求。

    两个月后,我们3人在村秘书的引领下再次来到了黄桂明老人的家,来的路上我们3人还合计不会超过4千元。与上次见面场景又是一样,在村秘书的大声吆喝声中,黄爹一身泥一身汗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当我问起简单的预算时,村秘书不等黄桂明开口就兀自的算开了账,说建这个简易厕所起码要12000元,这个还没算人工涨价费,这一听我们都傻眼了。我们总共筹资7000元。几经磋商的过程中,村秘书就没让黄爹开口,最后我只好说:“我们这次自筹资金只有这些,另外还有3位待帮扶对象,通过上次的走访,我们决定把筹资的1/2用在您这里,我们也知道帮不了您多大的帮,可我们确实想为您把这个简易厕所建起来,以解无奈之急。若是这样的价钱,我们这次也无能为力,就只好把筹措的钱先平分了。每户大概就是1000-2000元补贴了”。村秘书听了后,才让黄爹自己跟我们商量,黄桂明老人说到:“我现在想把厨房和厕所一起修建起来,我自己是砌匠,不会要很多工钱的,厕所我想修得大一些,隔出一个浴室,装上莲蓬头。她也跟了我一世了,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今年孩子都不愿意住在家里了,因为太不方便了。”于是达成了厨房厕所一起建,预计6000元的意向,当时联合支部第二党小组给了黄桂明老人3000元现金。回来后,我们二小组跟联合支部的周国祥书记进行了汇报,周书记跟我们分析了村秘书的心态,也支持我们后来决定,并说资金缺口部分再另想办法补上。

    2012年9月4日,初秋的阳光少了那种炙热,中柱会计师事务所周所长、天岳会计师事务所许所长和我一行3人对选定的帮扶对象进行了第3次走访。

    陈再仕的小儿子已经上初3,孩子的学习劲头不大,也想着外出打工之事,村干部说对陈再仕说你要好好督促孩子学习,要珍惜现在的好政策,陈父应承一定要求孩子好学习。黄德胜,孤儿,见面时,与莲花乡民政干部的描叙在我脑海中形成的印象相去甚远,孩子清瘦,少言寡语,眼中充满了无助的目光。因为当时开学两天,学校不知道他的情况,没有安排食宿,他也不敢跟老师讲。可未见面之前我曾详细询问过他的情况,村妇女干部回答:“长得蛮好,身体健康,心态阳光,村里一直在关照着”。我心还想这到底是村民自己选出来的村干部啊······王翠芬,寡妇,两个孩子上学,丈夫因病去世,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为夫治病欠下了一些债务,儿子因为文化成绩没有上一本线,与广州空军军事学校擦肩而过,现就读于湖南工业大学,孩子懂事,当时已经在外面勤工俭学了。

    黄桂明老人经过2个月的劳作人更黑了,可是坐在他新砌的厨房里面时说话时,他的话比前两次多了,声音比原来的大了,还端来了一脸盆清水,水中放着几个从自己树上摘来的柿子,不停的说你们试试,这是刚从树上摘下的。脸上那深深的岁月的折痕里也能够流露出一些被太阳照射后的温暖,他知足了,因为他有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厨房和厕所······



                                                                        阳湘涟
                                                                    201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