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生生不息的牵挂 ·
 加入时间:2013-2-25    阅读次数:

                                                    --吉首市市庆30周年征文--

        
                                               武吉蓉

    我的老家在魅力无限的湘西,一座叫吉首的山城。
    吉首,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是我生生不息的牵挂。
    故乡,就像母亲,永远温暖着我前行的路。

                                               (一)    
    五十年代末,父亲在吉首药店做事,母亲拖家带口从老家社塘坡来到吉首,,母亲说,在城里“好讨吃些”。但大字不识的母亲最初只能帮人洗衣、挑水、扯猪草、割牛草卖找钱。
    六十年代,我出生在吉首一条叫西门垅的小巷里。我出生时三年苦日子刚过,母亲卖了乡下三间大屋,在县政府后面的西门垅买了一间小屋,全家总算在城里有了一个窝。为了全家的生计,父母亲每天都在奔波,父亲下班后要挑粪到离家几里路远的花果山上开荒种地栽菜,母亲天蒙蒙亮就出去做工,天黑才到家。
我的童年就是同一条街上的伢儿玩大的。
    春天,我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邀到一起去山上挖胡葱、掐蕨菜;萤火虫飞舞的仲夏之夜,我们玩捉迷藏、骑高脚马、跳房子、跳橡皮筋;秋天出枞菌时,我们上山翻菌子、捡柴火;大雪纷飞的冬天,在家门口堆雪人、打雪仗。
    尤其记得每到夏天,我们小伙伴总爱下河洗澡,暑假几乎是成天泡在峒河里。东正街有一条渡船,过一趟要两分钱,我们去河对岸的向阳街打酱油舍不得那两分钱,就把酱油瓶和钱用塑料袋装好,一只手举在头上游过河,打了酱油再游回来,真是好玩。
小时候我们总是盼望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能穿上新衣,得一两块压岁钱,才能吃上那粘乎乎、香喷喷的年粑。
    腊月二十几,我们这条街的几家人便合伙打年粑。白天粑棰、甑子、大圆石板等都齐了,摆到堂屋大的郭家。吃过晚饭忙清场后,各家的主妇领着孩子,抱着柴禾,拿着油碗,男人们挑起泡好的糯米陆续来到郭家大堂屋。
    女人烧的烧火,上的上甑,等到蒸汽上登了,掌甑的女人舀一碗出来分与大人小孩,大家边嚼边赞叹着这家人的糯米如何如何地好。然后开始打粑粑了,两个年青后生抡起粑棰,你一棰,我一棰,打得满头大汗。
    好不容易打烂了。两人将粑棰用力一搅,沿顺时针方向转动,几个女人手上抹了油,上前使劲把打烂的粑粑甩到大圆石板上。里手的女人麻利地趁热捏粑粑,左手揪着,右手一扭一按,要大出大,要小出小,我们伢儿在旁边帮忙抹油和不断翻动那满月似的粑粑。有小孩口多,喊“粘了”,大人立即训斥,认为“粘”字是讲不得的,越讲越粘,只好多抹些油翻快点。
    每每想起这些童年的趣事,真是回味无穷。

                                             (二)
    可以说,故乡给了我一个快乐的童年,故乡也给了我一片成长的沃土。
    我的学生时代都是在吉首度过的。小学就在西门垅上面的育红小学(现吉首二小)读的,那时虽说学校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冲击,但老师教书还是很认真的。小学时我特别喜欢数学,记得读三年级时,我们那条街通了电,因为共用一个电表,每个月各家各户要轮流收电费,隔壁邻舍都要我帮忙算电费。
    1977年9月,我从东方红中学(现民师附小)初中升到吉首一中读高中。班主任何于惠老师是那样地关心我,谭寿文老师手把手教我做化学实验,而操一口邵阳腔的吕声宏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给我解答物理疑难。
    我最喜欢听数学老师张官明的课,他的课最善于总结规律,板书也很特别,字体大,笔划细,清晰整洁。他在讲解代数习题时,总爱用很地道的吉首话大声地说:“把‘这一块’带进去!”讲完一道题,就及时回过头来把这道题的“关键”找出来,写在这道题旁边。以后遇到这类题,你就能触类旁通,迎刃而解了。
    母校曾给了我“学习标兵”、“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等一系列荣誉。记得1978年5月,学校敲锣打鼓,李春生校长亲自将“学习标兵”的大红奖状送到我家,可后来我却在高考中失利了。
    1980年9月,我带着有些失意的心情走进了吉首大学的校门。刚进学校那阵子,思想压力颇大,总觉得抬不起头,当时在湖南师大读书的哥及时来信开导。哥在信中鼓励我“吉首大学虽然条件差了些,但只要努力学好专业知识,一样可以出成绩。”
    在吉大,我读的是化学专业,当时的吉大化学系引进了一批治学严、水平高的教师,如从湖南师大调来的张有志老师和从湖南大学调来的张永康老师。张有志老师教我们《结构化学》,张老师把这门本是枯燥深奥的课讲得十分有趣,他的思路清晰,讲课重点突出,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知识漏洞。他的这种治学严谨的态度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刚从湖南大学调来的张永康老师当我们的班主任,给我们上分析化学课。他手把手教我们做实验,引导我们从实验中得出结论,同我们一起搞班级活动,找我们谈心,关注我们的成长进步。
    在吉首读了十多年书,校园在我的心中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30多年过去了,我对母校的那份感情依然执着,可以说,这份执着的情感已深深镌刻在内心深处。因为我的母校、我的老师在我人生的起步阶段不仅传授给我知识和技能,更教会了我许多人生的哲理,至今他们的谆谆教诲我还记忆犹新。

                                              (三)
    2002年3月,我参加了全州公开招考吉首市一中校长的竞争,经过笔试、面试和市委常委会票决制,我作为20来个应聘者中唯一的女性,成为了吉首一中这所有着50年办学历史的湘西州名校第五任校长。
    我的前四任校长都是外地人,而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吉首本地人能当上母校的校长,我很感谢家乡的母校培养教育了我。
    当校长五年,我每天都不敢懈怠,多少次夜不能寐,多少次食不甘味,只因为有这份沉甸甸的担子,我必须鼓足马力,快马加鞭地往前行。我充满着激情,每天忙碌着,听课、开会、协调、决策、谈心、交流、汇报、接待、组织活动、参观考察、调查研究、学习思考、撰写文章、处理矛盾、解决问题……大大小小的事情把每一天都填得很满。我每天都在看、都在想、都在写、都在做。我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也没有节假日的享受。我感受着当校长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以及思考和感动,困惑和苦恼。看到学校在自己的心血浇灌下,每天都在发生着改变,听到师生、家长、社会对学校的评价,我感到十分欣慰。
    五年间,学校经历了内部管理体制改革、中层干部竞聘、教职工员工竞岗、引进外籍教师、实施课程改革、提高教学质量、创省示范性高中、修建近万平方米的综合楼、田径运动场、新校门,建成多网合一的数字化校园网等大事,校容校貌焕然一新,教育教学设施上了一个台阶。学生们有了设施一流的体操房、音乐室、演播厅,有了图书阅览室、多媒体电脑室。学校变美了,书香味浓郁了,文化品位提高了。
    我的中学同学、留美博士后胡中波回母校感叹:“母校的变化太大了,一中校园环境不比美国的学校差”。他对我说:“老同学,你把学校搞得这么漂亮,女校长就是不一样。”当2007年4月吉首一中挂牌成为湘西州第三所省级示范性高中时,我很欣慰,我没有辜负母校的栽培和家乡父老的信任。

                                             (四)
    2007年底,我离开了家乡,调往省城长沙工作。
    刚到人生地不熟的长沙,很不适应,觉得没有归属感和成就感,觉得自己就像无根的浮萍漂浮在都市的人海中。
    后来,我参加了在长沙工作的中学同学聚会,一位来了长沙十来年的同学发感慨:原来在吉首时觉得生活悠闲,小城里到处是熟人,办事很方便。来长沙后,觉得长沙机会多,视野广,节奏快,逼着你去努力。另一位在医院当院长的同学讲,特别是搞我们这行的,有本事有技术,大都市也不敢怠慢你是从小地方过来的。何况现在长沙已成为了两型社会试验区,机会更多。看来他们都已完全适应了都市的节奏,喜欢上了都市人的生活了。
    我作为都市的一个新来乍到者,该怎样融入都市的生活,成为都市的一份子,把曾经别人的城市别人的家,真正变成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所以,我开始感悟和学习如何做一个都市人,同时力所能及地为家乡做些事。
    2008年国庆节,我帮家乡来的领导积极衔接组织了我们长沙注会行业的几十位注册会计师赴吉首审计融资;2009年常吉高速公路开通后,我发觉在常德斗姆湖分叉处标示牌太小了很容易走错到张家界方向,我建议在此处的标示牌做大一些,并且提前在5公里和1公里处设置提醒牌,建议发表在《湖南日报》后得到了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的采纳。
    我把自己定位在做好本职工作,不为家乡丢丑。去年9月我当选了长沙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今年6月30日,在省委召开的创先争优表彰大会上,我任书记的长沙市注册会计师协会党总支被省委表彰为“全省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我被长沙市委表彰为“全市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在6月29日召开的长沙市创先争优表彰大会上,我作为全市37万党员中评选出的100名受表彰的代表上台领奖。
    吉首大学校友、著名作家彭学明最近出的新书《娘》中有这样一段话:“每个人都有一条根深埋在故乡,只要稍稍飘来一丝故乡的气息,根就会把你和故乡深深箍在一起。”虽说离开家乡快五年了,但我依旧喜欢吃吉首菜、说吉首话,我喜欢参加老乡们的聚会,感受着老乡们聚在一起时的亲切,更感受到大家对家乡那份依旧的纯真之情。
上次听了吉首市李卫国市长对家乡飞速发展的介绍,特别听到李市长介绍吉首市在全省已率先免除了农村和城区贫困高中学生的学费,我感到非常高兴,那曾经是我当州人大代表时的多次提案,现在终于实现了。
    最近我参加了长沙联谊会吉首分会成立大会,参会的老乡均表示要为家乡发展出力,大家对家乡的拳拳之情溢于言表。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年轻的时候,家乡只是一个概念,人到中年后,家乡就是一种牵挂。往事和乡情是人生宝库中最珍贵的物品,是滋养灵魂的养料,它超越了物质,是比黄金还贵重的精神财富。
    我虽然离开了家乡,但我精神与心灵的归宿却永远是那片生养我的故土。在生命一路前行的征途里,有关吉首的点滴记忆早已成了我永不枯竭的温暖动力。故乡赋予我的勤劳、善良、质朴、率真等精神品质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故乡吉首已成为我心灵永远栖息的家园!


    作者信息:武吉蓉,女,吉首市人,先后在吉首四中、二中、一中任教,曾任吉首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吉首市一中校长,现在长沙市财政局工作,任长沙市资产评估管理中心主任、长沙市注册会计师协会秘书长。
    地址:长沙市岳麓区岳麓大道218号市政府二办公楼425
    邮编:410013      电话:073188665483  13875912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