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怀念父亲 ·
 加入时间:2013-4-2    阅读次数:

李毅
 

再过两天,就是父亲七十五岁的冥寿。

父亲离开我们已快12年,为人之子,写下这段文字来缅怀他平凡的一生。

父子情深,父子之间本该是比较熟悉和了解的。但我提笔之时,在我的记忆中有关父亲的事并不很多。在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亲情的东西总是淡淡的,况且我们父子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很长。父爱如山,他在给予这种爱的时候很深沉,我们姐弟在体会这种爱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像站在山外的看客,没有真正进入父亲的精神世界。对父亲的感情更多的是仰视,是敬畏。时间流逝,我渐渐长大,离家之后,父亲慢慢老去,平常的联系更多的是书报平安,很少有思想上的沟通和了解。父亲绝少当着外人对生活回忆,并把他的过去告诉我们,这也是我们缺少对他了解的主要原因。等到我们想了解他的时候,他又离开了我们,成为我人生的遗憾。也许这就是平凡父亲与平凡儿子的平凡生活吧!

在我的记忆中,我对父亲的了解是粗浅的:祖籍湘潭县(民国的时候湘潭县是大县),民国19年6月初一(公元1930年)生于一个小学教员之家,他是家中长子(兄弟姐妹14个,活下来9人),生长在这样一个大家庭中,家庭对长子的期望是很大的,压力也是很重的。父亲说过少年求学时随湘潭县立中学避走日倭于蓝田镇(现在的涟源),如果能详细的记录下来,一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民国36年(公元1947年),入长沙楚怡高等工业学校矿业科,在长沙求学的日子是一个很动荡的年代。在解放军轰轰的炮声中迎来了长沙的和平解放,他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但他从来没有同我们提起他在这一段的生活。他在长沙求学的事是我10岁的时候,偷偷翻开家里那只大家谁也不曾轻易动的大竹籐箱时,发现里面有一张楚怡的毕业证才知道的。

新的国家、新的天地,1950年,为了国家建设的需要,大批还未届满毕业的学生被送到国家建设的第一线。在这股洪流中,他从南国的湘江之滨来到了冰天雪地的松花江畔,任职于东北人民政府重工业厅的某一个部门。当时韩战正酣,中华民族举全国之力抗美援朝,东北是前线之地,有关这段历史,他也很少提起。斯人已去,有关他在那个时候的生活,天南海北更无人知晓。1954年,韩战之火渐减,国家建设始兴,政府决定动员在职干部到大学学习,为迎接即将到来建设高潮作准备。父亲考取了位于辽宁沈阳的东北工学院采矿系,在南湖之畔度过了愉快的四年大学生活。当时国家刚刚走出战争,人民当家作主,社会主义阵容强大,中国在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帮助下,正热火朝天地开始建设新中国。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我翻阅父亲大学毕业纪念册,有几名话至今给予深刻印象:“你们生活在这一日等于二十年的时代”“赶英超美”!“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是那一代青年人的理想,父亲带着这个理想回到了家乡,就一头钻进了大山之中,为国家去开采宝藏,走完了献完青春献终身的平凡人生。

为了写好这篇回忆父亲的文字,我又专程回了一趟家看望妈妈。本来我想向妈妈报告我这个计划,并了解和寻找一些素材,但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我怕对父亲的回忆打乱她已经平静的生活。

我同姐姐商量,准备在爸爸80岁生日的时候,举办一个活动来纪念我们的父亲。姐姐非常同意我的想法,我请她把我的这个想法在适当的时候告诉妈妈,并要征得她的同意和支持;另一方面,还要向父亲的老同事们了解我们不知道的关于父亲的一些情况,她是学中文的,文字是她的强项,我想她是能很好的完成这项工作的。

离家的时候到了,妈妈把我送到楼下。我一下把妈妈拥入怀中,妈妈略显羞涩,我深情地对妈妈说:“我小时候,您把我抱在怀中,现在您老了,我也要把您抱在怀里”,同时我心里在说:“这也是爸爸对我的嘱托”!
 
 

2005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