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清明祭父 ·
 加入时间:2013-4-2    阅读次数:

转眼间父亲去世有19个年头了,每年的清明,我们4兄妹都要去祭拜父亲。

父亲幼年丧母,少时家贫,无资读书,16岁即学徒乾州济生堂中药铺,50年代初到吉首中药店工作直到退休。父亲勤奋好学,50年代曾参加武汉会计函授学校学习,取得会计函授中专文凭,60岁还考得了中医师行医执照。父亲做事认真,一直在药店兼任会计,对会计账目一丝不苟,又敢于坚持原则,为此得罪了一些同事,他们认为父亲“不和人”。但父亲也不理睬别人的看法,他总是按自己的原则为人处事。他认为做人要做一个正大光明的“老实人”,父亲的做人和处事都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兄妹。

父亲一生勤劳节俭,常听邻居讲:你父亲武先生一辈子吃了不少苦,盘儿养女真不容易。大姐也说:过苦日子时,父亲每天下班后要挑粪到离家几里路远的花果山上开荒种地栽菜。1980年,为了30岁还无工作的大姐顶职,父亲提前退了休。当时哥在长沙读大学,二姐在外地读技校,我也刚考上大学。父亲的退休金很低,全家的生活基本靠娘拖板车维持,为了补贴家用,父亲在街上摆了个中药摊。

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听娘说,1962年过苦日子时,父亲下乡收购药材,喝盐水下饭,受尽艰辛,回来时饿得全身水肿,病了半年多,从那时起,就得了一直折磨他大半生的风湿水肿病。
父亲的病从1984年起就开始严重起来,常痛得夜不能寐。其间每年春秋两季发病,都需住院治疗,但父亲从不肯住久,病情略缓就要回家自己开药方治疗,他总是怕多花公家的钱,又担心拖累家人,影响工作。1994年春季,那次发病特别厉害,双脚肿得发亮,全身痛得不行,哥强行把父亲送进医院。不久病情恶化,全身抽搐,昏迷不醒。等哥从长沙匆匆赶回来,昏迷中醒来的父亲对哥说:“我要回家”。这次父亲知道自己是不行了,但他最放心不下的是他毕生从事的中医中药,那是他一生的心血。就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天,他还问守在床前的娘:“我的药呢?”“都在那边屋里。”娘流着泪告诉他。

父亲病重的最后几年,哥曾几次叫父亲把药处理掉,可他硬是不肯。病情稳定下来的时候,父亲总是要娘帮着他去街边、去周边市场上摆摊,清早娘送父亲出去,傍晚接他回家,还帮他不断进药,因为中药最讲究药齐。父亲去世后,可惜他的那些药,因我们都不懂,很便宜地将它处理掉了。
父亲很善良,一生做了不少善事。他对自己很吝啬,经常是一根烟要分好几次才肯抽完。但他对别人却很大方,对家庭困难的病人,他常少收钱,甚至白送药,还常常免费为同一条街上的老人小孩把脉看病开药方。大家都尊父亲为“武先生”。

记得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清明节前,母亲郑重地告诉我们:她梦见父亲要重操旧业,要我们给他做个药箱。虽然我不信梦,但我想这符合父亲的个性。清明那天,我将丈夫为父亲精心制做的纸药箱、纸眼镜以及父亲生前的药书、药方,在父亲的坟前一一点燃,望着那随风飘飞的纸灰,我在心里默念:父亲,你要的东西,女儿我给您送来了。
 
作者:武吉蓉    邮编410013    电话13875912078
联系地址:长沙市岳麓区岳麓大道218号市政府二办公楼4楼长沙市财政局注册会计师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