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扁 担 ·
 加入时间:2013-4-11    阅读次数:

     鲍尔吉原野
 

扁担站在门后。

我小时候的门还分两扇,像中式的衣襟一样,双手分开才进屋。难怪如今偏瘫的人多了,门都成了单扇。推开双扇门,一扇挡着锅台(有人在挨锅台的地方搭鸡窝,门挡了鸡窝),另一扇门挡的是扁担和水桶。扁担藏在门后,不是扁担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扁担除了挑水没别的任务。它不能放炕上,不能放桌上,放别的地方碍事,就放门后合适。再讲,扁担不仅是一段扁木,两端还挂着铁环铁钩,很啰嗦。

扁担的好处可以分两方面说,它的木头坚而韧,负重又有弹性。大水桶单只可盛三、四十斤水,一付七、八十斤,扁担挑起来上下颤但不断。没听说谁家挑水把扁担挑断的,那比走道挨一个晴天霹雳还丢人。颤,说扁担的弹性,没弹性它就不叫扁担。为什么没人抗一根铁棍挑水?没弹性又添了分量。好扁担的弹性让挑水人借到力,一步一颤,两只水桶像乌纱帽翅一样上下颤动。挑水人在每一步的行进中享受三分之一秒的小轻快。我小时候,挑水的都是小孩,大人在造反或挨斗。挑起扁担来,水桶刚刚离地。大桶沉啊,疼得肩膀受不了。那个时代鲜有高个,都被水桶压矬了,姚明巴特尔肯定不是挑水出身。好扁担挑这么重的水桶还能上下颤动,木头不是一般的好。有人骨折后在腿里镶了三条钢板,弹性赶不上扁担好。好扁担还有一点文艺性,即花纹好。把一段方木头削成扁圆,两头尖,中间厚,这就是扁担看过扁担的人可以不读上边这段话,花纹像鹅卵石的图案一样,环环相扣的扁圆,年轮在木质里显出横竖茬,也是阴阳茬,深浅相隔。扁担也分长幼,新扁担如新兵一样光鲜,白而直,老扁担颜色像水桶一般黑。再老的扁担就弯了,弹性都没了,相当于老得不像话,不仅要退休,还会当成劈柴烧火。身为扁担,一定要直,就像钢针、筷子都要直一样,弯了等于下岗。弯扁担的弯头朝上不行,水桶往中间溜。弯头朝下,水桶就触地了。但没见过谁家烧老扁担,连扁担都烧,太没有人情味了。扁担是硬木,榆木柳木柞木,一般劈不开。

扁担创造别样的美,可惜今天见不到。说的是大姑娘用扁担挑水,一手搭在扁担上,屁股在后面扭,腰肢最惹火,比芭蕾舞美多了。人们并不知,少女肩上担起三、四十斤份量,才显出腰臀的美妙。另一只手在身边儿甩,增加美妙。女人,从前面看不公平,有丑有俊。从后面看全公平了,腰跟屁股都差不多。它们用苗条挺翘而不是五官创造美,其美不比五官差。这么说女人八成不爱听,但男人都爱听。大姑娘在街上走,人所看到的腰臀之美只是冰山浮出海面八分之一,身无重物,腰扭不起来。细腰是静态美和局部美,扭腰是动态美和全局美。腰若一扭,风情四射,一般人都受不了。但人家大姑娘凭什么为你扭腰?你是秦始皇呀?这时候,扁担下凡,助成其美在人间。沉重的水桶压在肩上,女人力量不足,借助髋关节的大幅摆动借力,腰如摆柳,屁股似两个葫芦左右转。这时候,姑娘甩起的手指尖、挺直的脖颈,都有不一样的美。而梳大辫子的姑娘,两个红头绳随辫子在屁股上晃,像蝴蝶飞。此美胜过时装表演,现在没了,因为扁担没了,水井没了,自 来水消灭了这些美。为了看到美,男人让自己老婆在家里挑水,也不像话。

然而这一类的好看是别人眼里看到的,担扁担的人肩上只有痛苦。我当知识青年的时候,挑八十斤的水桶浇树,走一公里。我十七岁,挑不动。重担集中在扁担那么宽的肉上,痛得难忍。起初走几步一歇,再十几步歇、几十步歇、走百步歇一歇。头一天挑水下来,右肩肿起拳头大一个包,晚上睡觉,轻轻一摸都火烧火燎。第二天,这水还要挑,慢慢地,肩膀生出茧子。再后来,肩膀那块肉没感觉了,摸一下像摸别人,手感类似槐树皮。此际,挑水肩不疼了,步子也迈大了,以在肩膀上创造一块死肉为代价。那时想,若于上古,我被其他部落掠去吃肉,生番吃到我肩膀这块肉时,可能会咯掉一颗牙。他们百般研究争论却不知此为何肉。我当然知道谜底死肉,扁担制造,但不会告诉这帮愚昧的土人。想到这里,我每每咧开嘴乐一下。死肉也有死肉的用处,天下没一样东西无用。如果非要找出一件没有的事,那就是上大学。在中国上大学是白白浪费钱,白白浪费青春。像钱早就贬值,各种商品都出假货一样,大学早已堕落得比过去的中专水平还低下。它连续四年让人买假的教育,念出来却无处就业。皇帝新衣里面最大的那件,就叫大学。

过去我见到扁担就害怕,现在见不到此物了,女人也显得不那么美了。减肥比不上扁担压出的美。以不担水这件事而论,我觉得生活很幸福。到风景区,还能见到挑砖瓦水泥的人,扁担是他们的谋生工具。人靠肩膀能挣多少钱?况且要上山下山,跟受刑没啥区别。他们肩上的死肉不知死多少年了。不光肩膀,他们的身上、甚至脸上的肉都像死肉,只有眼睛凸出来,盼你让他挑点东西。他们的肉不叫软组织、不叫肌肉筋腱,叫藤、树、根,他们从人类进化为物类或另一种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