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如何加强注册会计师行业监管、切实保护公众利益 ·
 加入时间:2002-8-21    阅读次数:




    看了一家报纸的报导,说美国在华尔街财务丑闻大量暴露后,今年7月底,美国国会两院通过并由布什签署了《2002年公众公司会计改革和投资者保护法案》,成立了一个五人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CompanyAccountingOversightBoard),负责监督上市公司审计,所有会计师事务所为发行证券的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都必须向该委员会备案。这五名委员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经与美国财政部、联邦储备委员会磋商后任命,其中至多两名来自会计行业,要求超过一半的委员能够代表公众利益。再早些时候,在4月份,美国众议院通过了3763号法案——《公司与审计的责任、义务和透明度2002年法案》,这份法案要求建立独立的“公共监管组织”(PRO),在SEC的监督下,专门负责对执行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审计的注册会计师进行独立的监管和惩戒。该法案还规定,如果出现以下两种情况——执行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不服从PRO的监管制度,或者注册会计师在最近的检查中被认为不符合审计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条件——SEC就应该拒绝接受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根据这两个法案的有关规定,作者称:“这标志着美国注册会计师110年行业自律制度的终结”。我们不同意这种结论。

    对会计师行业的政府监管和行业自律,这是两个概念。政府的介入,并不意味行业自律的结束;行业自律,也并不意味排斥政府监管。两者并不是绝对对立的,在某种程度上,如果结合得好,它们应当是相辅相成的。从全球而言,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模式并不代表全世界的模式。据了解,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会计师行业组织的背后,都有一个政府部门在管着。在英国,有六个会计师协会,但每个协会都是由贸工部进行监管。在法国,有两个协会,会计师协会由财政部进行监管,审计师协会由司法部进行监管。在日本,公认会计士协会过去由大藏省监管,现在由金融厅监管。在韩国,公认会计师会由财务部进行监管。在新加坡,会计师公会由税务局监管......。几乎所有的国家在会计师行业组织背后,都有一个政府部门管着,而且大多数是由国民经济综合管理部门——财政部进行监管。唯独美国没有明确AICPA是由政府哪个部门监管,过去只是称SEC对AICPA具有“重大影响”。这次美国国会通过的这两个新法案,只不过是对实际存在的事实,用法律的形式加以确认。大家知道,美国是一个以州立法为主的国家,关于会计师行业,包括各州和托管区、特区在内,美国有54部会计师法,而唯独没有联邦的会计师法。根据各州法律的规定,各州都有一个“会计事务委员会”,它是州政府的一个部门,其成员均由州长任命,大多是会计师行业服务对象的成员,同时也有会计师参加。各州的会计师协会,是一个纯民间性的行业自律团体。而AICPA在美国是CPA的一个全国性民间团体,它的重大影响力主要在参与制订会计和审计准则,以及组织CPA的全国性考试和各种后续教育培训。至于执业监管的法定效力,主要来自SEC及司法部门。会计公司、会计师吃了“官司”,AICPA是从不过问的。“不能干预政府”、“不能干预司法”,是每一个AICPA工作人员的常识。AICPA过去建立的公共监督委员会(POB),正象文章指出的那样:他们“在调查会计师事务所时,通常不能对个人进行调查,也不能查阅工作底稿。因为AICPA没有签发传票和强制作证的权力,所以调查者只能依赖于被调查者的合作”。 AICPA的行业自律,主要的是进行行业自查和互查的一种自律监管行为,它的最高处罚权也只能是取消AICPA的会员资格,而没有其他任何行政权、民事权、司法权。事实历来如此,所以,不必为美国国会两部法律的出台而替AICPA的前途耽心,更不可能“寿终正寝”。

    我们并不想为AICPA辩护。我们也清楚地看到,在华尔街财务丑闻暴露以后,人们把愤怒发向AICPA!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呢?正如今年3月19日AICPA的POB公布的《改革之路》报告中所指出的,AICPA在过去,过份地依赖了“五大”国际会计公司。不仅AICPA的历届领导人绝大多数是来自“五大”,会产生中国人说的“屁股指挥脑袋”,而且POB的经费通过AICPA从所监管的会计师事务所筹集,因此POB并不能真正做到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AICPA以及“五大”国际会计公司可以用POB作为“盾牌”,来掩蔽自己的做假行为、保护自身的既得利益。随着“五大”作假丑闻的被揭露,原听命于“五大”、服务于“五大”、端着“五大”饭碗的AICPA,当然也会随之被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公众所迁怒,人们有理由不承认它是一个独立的监管机构。比如,在2000年,POB根据SEC的建议,准备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独立性问题展开检查,而“五大”国际会计公司却因此威胁要削减对POB的经费支持,从而导致POB检查计划落空,就是十分有力的例证。不是不要会计师的行业组织,而是过去在这个组织中的人,没有把事情办好!
    
    事情正如文章所引述的那样:“关于如何加强注册会计师行业监管、切实保护公众利益,并非在安然事件发生后才开始讨论。建立一个独立的外部机构对注册会计师行业进行监督,改变一贯以来的自律模式,也并非刚刚提议”,“注册会计师是一个特别讲求独立性的职业。注册会计师应不受外界干扰地开展各项业务,保持形式和实质上的独立;不代表任何个人、组织、团体、企业等的利益,是社会对注册会计师的基本要求。所以,从理论上,注册会计师行业越自律,注册会计师越能保持其独立性,这样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这是世界上每一个会计师行业组织存在的必然原因。美国、中国、全世界都不例外。
  
    中国CPA行业,从重建、恢复到现在,不过二十来年的时光,但有关行业协会的建设,从理论到实践、从法律到体制,对比美国而言,却是“后来居上”。关于注册会计师协会的定位,在我国最早见之于1987年国务院发布的《注册会计师条例》,现在是按照1994年实施的《注册会计师法》进行运作。即:“注册会计师协会是由注册会计师组成的社会团体。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是注册会计师的全国性组织,省、自治区、直辖市注册会计师协会是注册会计师的地方组织”,“国务院财政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财政部门,依法对注册会计师、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协会进行监督、指导”。朱镕基总理1996年6月5日在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全国特别代表大会上的书面讲话中指出:“财政、审计部门要依法对注册会计师协会进行监督、指导,加强注册会计师协会建设,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作用。按照法律规定,把对注册会计师、事务所的日常监督管理任务,交由注册会计师协会去完成。”这些年来,各级协会正是按照法律规定和国务院领导的指示,在努力工作,并且在行业建设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所以,用不着耽心:美国的协会“寿终正寝” 了(何况并没有“寿终正寝”),中国的协会将会怎样?脑袋长在我们自己的身上,脚也在生我们自己的身上,想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尽管我们这个行业所走的路迂回曲折,但总是在向前走。不要管美国佬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AICPA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同朱镕基总理所说的:“CPA事业是市场经济的奠基”,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完善,中国CPA行业必将前途无量!CICPA应当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