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张连起:是什么妨碍中国注册会计师的进步? ·
 加入时间:2002-9-17    阅读次数:



  这年头,世事喧嚣,人心浮躁。如果你打算终生做注册会计师,不容易;如果你打算做洁身自好的注册会计师,更不容易;如果你在洁身自好之余,还调整着你与赖以存身的行业之间的关系,尤乎其难!
  何以言之?因为你总能看到太多的抱怨、漠视、甘愿沉沦与明哲保身,少有直面、担当与浴火重生的激情。当然,这个行业首要的是理智,但如果理智被理解为乏味的麻木,我们兴许就该去看看医生了。

  1. 有限责任公司与合伙制之辩

  有限责任公司制与合伙制利弊安在,业内人士大多有些盘算,在此无需赘言。我想,试图依靠一种事务所组织形式就能实现根除造假的目标,甚至认为合伙制是包治痼疾的“百灵丹”、“不老草”,既不现实也不深刻。但合伙制(包括修法将设置的有限合伙)与有限责任公司制谁更适应注册会计师事业的进步,更能体现公众的期望,哪种模式更能抑制机会主义,更能反映事务所内在运行的规律,关于交易成本的经济学理论和一个世纪以来的行业实践已经给予了足够的证明,对于全社会而言,一次性博弈性质的有限责任公司制的交易成本显然高过合伙制,职业界关于有限合伙的实践只是合伙制的修正,并没有动摇合伙制的基础,于是一些无意义的比较似乎成了伪问题。但合伙制在中国的演进,十足的是三寸金莲的老太。几乎没有一家较大规模的会计师事务所选择合伙制,好不容易有几家,不成气候不说,离真正的契约型合伙制相去甚远,合伙精神或合伙文化杳无影踪。
这也不能怪我们的同行,只有傻瓜才愿意在不增进利益的前提下,选择法律责任最大的那一种组织形式,何况我们对规范的合伙制还有学习的过程。问题是,我们是不是在“聪明”的选择了有限责任公司制之后便能高歌猛进呢?是不是有了有限责任公司制的庇护就不至于倾家荡产呢?是不是有限责任公司制可以凑合下去呢?严酷的现实提供了答案:一片有限责任制背后,却是一片信任危机声;民事赔偿的案例倒不多,接受刑事处罚的真不少。有媒体绘声绘色地描述我们的同行:“在贺兰山的地所里……”我这个气呀,这除了印证不合伙照样救不了注册会计师之外,还吓着了我们未来的准同行。不过,有限责任制的法人代表怕也没用,既然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会计师事务所出了事,你不接受“法办”谁接受?——有限责任制尴尬的外一章。
  在外界的眼里,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躲避、排斥着合伙制,有学院派对N省N市事务所负责人的调查问卷为证。但是,这个调查结论能代表业内的主流民意么?调查的样本量足够大吗?青年注册会计师的声音在哪里?既得利益者的诉求是天然合理的吗?应该说,我们给外界造成了一定的假象,我们“自由的言说”与美国同行的危机因应南辕北辙,我们失分了!
  财政部冯淑萍部长助理在秘书长会议的讲话一语中的:对于合伙制,我们必须积极、稳妥地推进。合伙制的确不是万能丹,也不能指望其衔枚疾进,但如果我们总是力图寻找不拟实施合伙制的理由,以环境、时机等为由游离于行业发展的规律之外,丧失革新的激情与效率,我们可能还要支付更多的发展成本——不只在审计失败方面。

   2. 诚信与失信之思

  在转型经济环境下,价值观颠倒,人生观沦丧,注册会计师的诚信成了易碎的、不经脏的玩艺儿。你想,原来挣钱机会少,堕落的资本不太够,现在不然,上市公司审计成了肥缺,虽说有时也低眉顺眼,但保不准能捞一把,于是便趁早。有了点“臭”钱干嘛?醉生梦死耶,声色犬马耶。出了事追究责任?难,民事责任——赔偿渠道不通,很难界定投资者损失与失实报告的因果关系问题,能奈老子何?!行政责任——我不签字,咋的?非要事务所副主任会计师以上的人签字,那还不容易,整几个挂名的不就结了。刑事责任——哪能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像中天勤、麦科特那样的倒霉蛋能有多少,又怎会落到咱的头上?!
  你想想,有几个大案是靠咱们行业自身发现的,都是那些“新闻狗仔队”所致。退一步说,就算发现了,能怎么着?处罚时效——黄瓜菜都凉了(没办法,行政处罚法程序使然);处罚形式——通报谴责,还不跟挠痒似的。通报谴责只对爱惜羽毛的人有用,那些视声誉为无物的,说不定还偷着乐呢。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地下性产业工作者没人在乎名声,只关心收费,你若是“通报谴责”,换回的一定是取笑。对了,还有罚款,算了吧,仨瓜俩枣的,拿去!就像一随地吐痰的人被罚款,五块,便宜,我这儿有十块,干脆再来一口,甭找了。开除出注册会计师队伍?不怕。年轻的,有公司专找做假帐的,咱的本事黄不了;快到点儿的,本来就享受离退休待遇,更无出局之忧。何况,这几年清理了几个注册会计师?
  当然,上述场景只是个案,或者说是“重大错报”,不意味着对行业总体的认定。可一粒耗子屎坏一锅汤,在缺少严格准入(尤其是事务所负责人)与退出刚性的条件下,你能指望职业形象有实质性改观吗?真难为了非官非民、亦官亦民的行业协会。
别抱怨和丧气了,自我完善吧,提升自己,就是提升行业。一个体面的职业需要一大批体面的人士,这人群里应该有你。

  3.专业与非专业之壑

  钱是给银行或商店的,存在是为公众和市场的,成绩是党和领导的,只有专业才是自己的。但有时,我们却丢失了自己,沿袭了同行相轻的旧制,看不到别人的专业特长,只觉得自己美。刚考了几个资格,还没有多少实务历练,就以为世界已踩在脚下;无非是多做了几年审计,凡事都提炼不出个子丑寅卯,就敢往脸上贴棒子面,称“经验丰富”。有人说,这个行业只有知道分子、有商人,但少有大会计师,信然。
  一个不懂专业的事务所领导,肯定不会给事务所带来儒雅而深邃的专业气质。糟糕的是,有的事务所领导不但疏远专业,骨子里还讨厌专业(商人言商也),也会买两本书,但只在书橱里供着,作专业秀。不信你问问我们的一些所领导——在喝酒与开会的间隙——最新的会计准则、审计准则有哪些?审计重要性与审计报告的关系?分析性程序都分析些什么?领导们未必能拎得清。
  对于那些注意力和精力都不在专业方面的业内人士,对于那些专业了了胆子大大的同仁,以及窃得注册会计师之名、仍停留在计划会计时代的主任、副主任们,你我不必浪费时间朝那边望一眼。
  至于执业注册会计师与可爱的准注册会计师,心态平和地挖掘专业的矿藏吧,面对喷薄而出的新知识,我们手握的那几个资格拿不出手,怀揣的工作经验委实寒酸,只有像保管现金一样保卫“低调、坚韧”的CPA专业哲学,我们才不会作别事业的明天。就请记住:掌握了PRC制度,去熟悉IAS准则,熟悉了IAS,再了解FASB,这山望着那山高,翻过那山风光好!

  是什么阻碍了我们的进步?这个沉重的话题遥指业内所有的健康力量,堪为中国注册会计师透彻骨髓的灵魂拷问。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你没有回避的理由!

  作者简介:张连起,现任萨理得中瑞会计师事务所总经理,高级会计师,证券特许会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注册税务师。中国独立审计准则组成员,北京注册会计师协会专业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派出监事会特别技术助理,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证券发行审核委员。《经济日报》、《财务与会计》《中国财经报》等中央级媒体特约专栏撰稿人。兼任多家证券培训机构特聘教授。
  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发表文章百多篇。著有《数豆者说》。为视野社区club.esnai.com“我执业 我存在”版面版主。

本文经作者 A 级推荐转载授权: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会计视野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中国会计视野全权负责。未经中国会计视野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