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假账,新经济时代怪胎 ·
 加入时间:2002-10-17    阅读次数:

 
人民日报  作者/译者:陈淮  
  华尔街接连不断的企业“假账”丑闻,成为举世关注的热点。在思考事件发生的种种因由之际,不妨绕过“诚信”和“监管”这两大传统智能给予的答案,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探索问题发生的背景:随着科技发展一日千里和新经济的出现,企业用以牟利的传统要素──“资本”正面临无法补偿的危机。产品的迅速换代令“资本”的生存命运遭受严重挑战,旧有的营运制度发展至今无法对新经济下的利益构成达致平衡,假账也就应运而生……

  最近一段时间来,美国接连不断的大公司“假账”丑闻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人们不禁发问:美国的大企业怎么了?最容易想到的答案有二:一是诚信,二是监管。

  毫无疑问,“假账”是对社会经济运行过程中诚信原则的背叛。但仅靠提倡“诚信”不能解决“假账”问题。所有的经济学都有一个共识,即市场经济下的企业都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社会”的。企业之所以会注重“诚信”,那是制度外在约束的结果。

  “监管”也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因为社会不可能对每一个经济运行环节都在资源支配者背后派一个“监管人”,然后在“监管人”背后再建立一个监管“监管人”的体系。一方面,这样一个依靠监管维持经济运行的制度成本实际上是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承受的;另一方面,客观上也很难保证监管人不被收买以及和被监管方串通。

  资本面临无法补偿的危机

   美国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新经济”下,当人们关注于高新科技发展带来的生产率提高和福利增加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资本”这个传统要素的生存命运。

  资本是什么?是用来获取利润的“本钱”。资本要获利,首先要生存。资本生存的标志,是在经济活动中在数量上得到充分补偿。资本补偿在传统的经济学中已有自己的社会约定,这种约定叫做“折旧”,就是把资本在机器设备上的投入分摊到若干年的成本中逐步收回。

  “折旧”方式的确适应了传统的大机器工业发展。但是,在新经济时代,这种资本补偿的方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技术进步速度不断加快带来了极其迅速的“无形损耗”。在很多领域,前期研发费用、固定资产投资已经不可能用20年、30年的分摊方式补偿。因为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产品的诞生很快会导致老技术、老产品过时而不再值钱。

  近年来,技术进步对资本生存命运的挑战可以找到很多例证。为什么世界上很多制造“手机”这种移动通讯终端的企业在其它国家的经营都赔钱,唯独在中国盈利?为什么这些企业纷纷声称,他们开发的最新型号产品总是在中国市场上最先推出?因为唯有中国这样一个基数极大的市场才有可能满足在短期内分摊并且收回研发等资本投入的要求。为什么开发最先进的“卫星移动通讯”技术的美国铱星公司在技术上成功以后在财务上会破产?因为铱星无法找到足够满足资本补偿要求的市场规模。

  旧制度与新经济的矛盾

  大公司为什么会造假账?这还要从制度上说起。从理论上说,经济制度建设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人们常说的诚信。诚信的本意就是自觉地遵守制度。当人们意识到,遵守制度可以更大限度地维护自己利益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自觉遵守制度。导致这样一个结果的基础是,制度必须能够使多方面的社会利益构成部分在矛盾冲突面前得到平衡。通俗说就是,制度得保证每一个社会利益群体的合法利益都能够得到必要程度的维护。

  第二个层次是维护诚信的制度效率。任何社会都会有缺乏诚信﹑唯利是图到企图依靠破坏制度来牟取私利的人。维护制度仅仅靠竞争﹑消费者选择等市场化力量不行。关键是要有能够及时发现那些违规者,并且对这些违规者施以惩罚的社会强制力量,例如政府的力量﹑法律的力量。而且这种惩罚还得强大到足以使违规成本远远超过违规收益。这就是“监管”。

  第三个层次是对制度本身的调整机制。没有一个制度是可以永远“摆平”各方面的社会利益群体的。当社会某一个群体已经无法用遵守制度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时,他们就会转为选择破坏制度来主张自己的利益。在资本主义工业化阶段,其“血汗工厂制度”的监管不可谓不严格。但当劳动要素的利益与资本要素的利益尖锐到无法调和时,“罢工”以致“暴力革命”等对制度的反抗就必然会发生。这种情况下,“监管”已经无能为力。调整制度本身就成为必要。例如在战后发达国家中资本对劳动要素的利益妥协。

  新经济下资本该怎么活

  在当今世界上,支撑市场经济运行的制度仍停留在工业化阶段平衡社会利益构成的基础上。而在现实中,原有的资本补偿方式已经不能满足资本利益的基本要求,但新的方式还没找到。之所以出现许多世界著名大公司造“假账”的事件,根本原因在于世界还没有找到适应“新经济”的新制度。据2002年《财富》杂志公布的数据,上年全美收入最高的500家公司,其年盈利总额已经从2000年的4440亿美元跌至2001年的2060亿美元,下跌了53%。“世通”公司造假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把“经常性支出”的账记到了“资本性支出”栏目。通俗说就是,把应当摊入成本的支出还当成投资记在账上。用中国企业更熟悉的语言说,就是“不摊折旧”。不摊折旧不就虚增利润了么?

  资本面临无法补偿的危机,于是就“饮鸩止渴”,靠造假账,特别是虚增利润的假账来吸引投资者,以促进资源向这个领域大规模集中。因为离开资源的大规模集中就不可能有新经济。可以断言的是,监管、审计、公司治理实际上都难以应对技术进步这个挑战。一个极其重大的新问题在考验人类智能:新经济条件下,资本该怎么活?

   本文版权属于作者 陈淮和《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