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操守为重——访中国会计学泰斗葛家澍教授 ·
 加入时间:2003-1-8    阅读次数:

简历:
    1921年3月生 江苏兴化人,现任厦门大学会计学教授、我国第一位会计学博士生导师,中国会计学会副会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第一、二届成员、财政部企业会计准则专家咨询组成员,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我国会计学的奠基人。

会计报表是上市公司的镜子

    第三所国家会计学院即将在厦门建成,已届耄耋之年的葛家澍教授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身为中国第一位会计学博士生导师,葛老已经被授予了数不清的荣誉,但所有那些都不曾让他如此兴奋。
    “朱总理很少题字,但他专门给国家会计学院提了十六个字,我记得很清楚。”葛家澍教授脱口而出,“诚信为本,操守为重,执行准则,不做假账。”
    目前在一些发达国家出现了特别严重的财务欺诈,安然事件让全球的会计从业人员反思,说到这个话题,葛老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原本和蔼的面庞罩上一层忧虑“不能否认,我国也同样出现了这种问题。它的直接后果是,国家税收受损。但更重要的还不在于此,它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使投资者不敢再去相信会计事务所提供的财务报表,因为其中存在巨大的风险,所有的投资者都是理性的,包括一掷百亿金的大亨和只掏几十美元的微型投资者,他们一旦对财务报表丧失信心,就会减少投资,甚至拒绝投资,转而把资金用在别的领域,这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运转是非常不利的。”
    葛老说到这里,声调越来越高,语气也越来越凝重,“从某种意义上讲,会计业支撑着整个资本市场,人们的投资信心都要通过会计报表来建立。朱总理如此重视会计学教育是非常有远见的。”
    “但是……”葛老的目光停留在窗外的棕榈树叶上良久,“保持自己的职业操守对于一个会计从业者来说并不容易,因为经常会面对来自各方面的诱惑和压力,但你身为一个会计师,你就要对投资人负责,虽然你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但他们的得失往往直接取决于你的工作。”
    当一个会计师没有守住自己的职业道德的时候,就会搬出一大堆的借口,什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但你可以加倍小心,或者穿上防水的雨鞋呀,呵呵……”葛老的笑容又回复到了他的脸上。

不要去冒不该冒的风险

    会计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反映事实,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如果会计出的数字是假的,那么统计数字也是假的,因为一切工作的依据都是会计出据的报告。
    “有人说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甘冒风险就可以赢取高额的回报,这条定律在会计界里也许就失效了。我仍然要奉劝那些心存侥幸的会计师们,不要铤而走险,去冒那些不该冒的风险。”
    虽然上了岁数,眼睛已经不大好使,但葛老仍然密切关注中国的资本市场,每天都要从各种渠道获取最新的经济信息,“现在主要靠我的第三只耳朵和第三只眼睛了。”葛老笑的很满足,“我的学生们就是我的第三只眼睛和耳朵,我从五四年开始教书,教了半个世纪,大江南北都有我的学生,他们现在大都已经在证券市场和教学岗位上挑起了大梁。时常的给我打个电话,我不出我的小房间,差不多就能知道天下事了。”
    “几个苍蝇不能坏了一锅汤,毋庸讳言,国内的几家会计师事务所也不太争气,但就整体而言,我国的会计队伍还是稳健的。”
    若算起会计发展史,我们才二十年的发展,美国有七十年的历史了,国外的会计师事务所相对来说比较独立,他们对上市公司负无限连带责任。中国目前还没有发展到那个层次,相关的制度还不明确。“我认为应该加强对执业会计师的约束力,人都是有贪欲的,好的制度可以让贪婪的会计师无机可乘,而糟糕的制度却可以让善良的会计师走向堕落。

民营经济要理解政府

    “我特别想对中国民营企业的老板们说句话,请理解政府。”葛老看到记者打开采访机,就毫不迟疑的说出这番话,“有很多私营企业的老板们在跟我抱怨,说自己的地位不仅不能和国有企业比,连外资企业也比不了,正在夹缝中求生存。”
    “我认为,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完全可以理解,这不是政府有意识的歧视。”
    葛老认为,民营经济在党的十六大以后,必然会走向一个更大发展的阶段。当前,国有企业可能还会受到一些照顾,因为国有企业一方面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另一方面又显得太脆弱,如果不照顾他们一些,中国经济很可能会塌下半边天,从全局的角度出发,还是应该对国有企业采取政策上的倾斜,这里面有政府的苦衷。
    如果说到待遇,民营经济已经翻了身,若干年前就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的一朵奇葩,政府从压制到允许,再到鼓励甚至扶植,政策在一步步放宽,冰在一天天解冻,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民营企业的政策环境将更加舒适。
    为什么外资企业也受到一些优惠待遇呢?因为我们本身的发展需要引进技术、资金等等,现在的资本竞争还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我国现在除了美国之外,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资本输入国,这和我们的优惠政策是非常重要,如果不采取这些政策,就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资本技术,对外资企业的倾斜,可以为我国在世界上营造一个最佳投资地的良好形象。从厦门经济来看,GDP的80%左右都是来源于外资企业,税收的80%也是来源于外资企业。即便如此,从长远来看,外资企业也不会再享受到那样的优惠了。不管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考虑,我相信政府都会重新制订政策,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国家不可能再下大力气去扶植哪一个行业。
    只给国有企业一个保护伞,一个救生圈,以后不会这样了,要给大家都给,要不给大家都不给。我认为,只要我们坚持市场经济体制,遵循公平、公开、平等,中国这么大的市场,民营企业大有英雄用武之地。
    我觉得民营经济在十六大之后处于一个继往开来的时期,很有发展前途。

民营经济的概念将消失

    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今后的区别会慢慢淡化,大家最后都会向股份制转化,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都是如此。随着民营企业的壮大,它也会变成股份制企业,大家都是股份公司,这个界限就会越来越模糊,这主要是一些行业的特点。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一定要牢牢把握住,比如银行,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对经济运行产生一定的影响。整体上讲,目前的经济环境有利于各种经济成分的发展。
    葛老认为,我国目前仍然处于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过渡时期,至于这个过渡时期到底有多长,由于地区发展不平衡,内陆地区相对滞后,沿海地区要快一些,但即便快,也要十年以上。

企业竞争的三大法宝

    葛老在沙发上沉思良久,缓缓地说:“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必须要考虑三个方面的东西:新技术,高质量,低成本,这可以被视为企业竞争的三大法宝,国有企业如此,民营企业如此,外资企业也如此。”
    今后科技的投资不仅是国家,更重要的是企业,有些大公司的研发费用已经超过了30%,一般来说是10%以上,日本的研发投入很大,如果今天投入市场一批新产品,他后面一定还有一批更新的产品,要留一手,让消费者看起来好像是最新的,其实还有更新的产品已经研发出来了,可以马上投产,这有利于他的竞争,人家就没办法和你竞争了。
    一个国家的发展不能仅仅考虑速度,还要考虑质量,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要走向世界是很困难的,现在很多国家对我们中国的产品要求都很严格,这其实是件好事,我们的企业不得不提高自己产品的质量。
    在解放前,我们认为日本货的质量是最差的,日本货的代名词就是假冒伪劣产品,但是经过二次大战之后,这么多年的发展,日本已经被称为世界上产品质量最好的国家。
    “我认为宁可放慢一点发展速度,也要提高质量,宁可只出6件质量非常好的产品,也不出10件质量一般的产品。”
    “我觉得老总们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抓成本,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内部管理,内部控制,你看那些经营的比较好的企业,哪个地方该用多少人,哪一个环节成本多少,都算计的很清楚,因此,成本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目前我们的国内企业缺乏的正是这三大项,能够从任何一方面解决问题,都可以让企业上台阶。”
    葛老轻轻舒了一口气,但眼神一如往常。

(北京现代商报  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