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曾经上演神话与丑剧 易名后的“蓝田”明日复出 ·
 加入时间:2003-1-9    阅读次数:

                             稿件来源:北京晚报  

    曾经制造中国股市神话 曾经上演中国股市丑剧
  如果问,2002年的中国股市最大丑剧是什么,人们一定会说:蓝田欺骗!

  如果问,谁是中国股市2002年的亮点人物,人们一定会想起揭露蓝田神话的女中豪杰刘姝威。

  推迟一天恢复交易

  ST生态股(蓝田)今天将恢复交易的消息显然在股民中已经流传开来。今天上午,记者在南方证券有限公司东方广场证券营业部看到,不到9时,不少股民已经悄悄地坐在大厅等候。9时22分,离开盘只剩下8分钟,广播里突然传来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临时通知:由于系统调试原因,ST生态股将推迟到明日恢复交易。这突生的变故似乎又给前途未卜的ST生态带来了更多的未知因素。

  蓝田制造中国股市神话

  熟悉ST生态背景的人都知道,ST生态就是更名前的蓝田股份,2002年3月25日,本版曾经报道过“蓝田神话”破灭的经过。蓝田这个巨大泡沫的破碎,是继银广夏之后,中国股市上演的又一出丑剧,成为2002年中国经济界一个重大事件。与银广夏不谋而合的是,曾以“老牌绩优股”著称的蓝田股份玩的也是编造业绩神话的伎俩。

  蓝田股份曾经创造了中国股市常盛不衰的绩优神话。这家以养殖、旅游和饮料为主的上市公司,一亮相就颠覆了行业规律和市场法则,1996年发行上市以后,在财务数字上一直保持着神奇的增长速度:总资产规模从上市前的2.66亿元发展到2000年末的28.38亿元,增长了9倍,历年年报的业绩都在每股0.60元以上,最高达到1.15元。即使遭遇了1998年特大洪灾以后,每股收益也达到了不可思议的0.81元,5年间股本扩张了360%,创造了中国农业企业罕见的“蓝田神话”。

  当时最动听的故事之一就是蓝田的鱼鸭养殖每亩产值高达3万元,而同样是在湖北养鱼,武昌鱼的招股说明书的数字显示:每亩产值不足1000元,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个比同行养殖高出几十倍的奇迹的破绽。

  600字短文戳穿股市丑剧

  最先挑破这个破绽的是一个叫刘姝威的女人,她为此刚刚获得了由中央电视台评选的“2002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并被称为“中国股市的良心”。2001年12月,她以一篇600字的短文对蓝田神话直接提出了质疑,这篇600字的短文是刘姝威写给《金融内参》的,它的标题是《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文章在对蓝田的资产结构、现金流向情况和偿债能力作了详尽分析后,得出结论是蓝田业绩有虚假成分,而业绩神话完全依靠银行贷款,20亿贷款蓝田根本无力偿还。

  一篇短文好似一根银针扎在了蓝天股份这个巨大的肥皂泡上。一幕股市丑剧由此开始被揭开,蓝田的贷款黑洞公布于众。此后不久,国家有关银行相继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新的贷款。由此,蓝田赖以生存的资金链条断裂。最早在公开场合提出蓝田资金链断了的,是中国蓝田的掌门人瞿兆玉,2001年11月底,蓝田股份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瞿兆玉承认由于银行不再给蓝田发放贷款,导致蓝田陷入困境。去年1月21日、22日以及23日上午,蓝田股份被强制停牌。

  蓝田乡亲平静等待

  今天是现名ST生态(原蓝田股份)自去年5月13日因为连续三年亏损暂停上市以来再次“出山”的前一天,但这利好的消息似乎并没有给蓝田的家乡———湖北省洪湖市瞿家湾镇人带来多少喜悦。整个瞿家湾镇出乎意料地平静,瞿家湾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关于ST生态明天恢复上市的消息也是“偶然听来的”。ST生态恢复上市并没有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没有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就像平常一样,今天对于瞿家湾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一样过,饭还是一样吃”。看来当年曾经风光无限,并成为当地支柱企业的蓝田似乎已从受到伤害的当地人心头淡去。

  说是这么说,但瞿家湾镇人终究相信明天是美好的。瞿家湾镇饭店在整个镇里是比较气派、比较有名的。想当年蓝田神话没有破灭时,这家当地档次较高的饭店门前总是停满到蓝田公司办事的车辆。

  但是自从蓝田出事以后,这个曾经车水马龙的饭店不得不面对“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局面。

  ST生态恢复上市的消息传到这家饭店,“股票上市了,他们公司前景会稍微看好,我们的生意也许会比以前好做那么一点”,虽然不太明白专业的股票知识,但瞿家湾镇饭店的工作人员依然坚信饭店的生意会因为ST生态恢复上市而有起色。

  洪湖市瞿家湾镇,一个曾经属于穷乡僻壤的乡镇,当地农民从来也没有想过除了水之外他们还能靠什么来生活。而蓝田神话却给了他们一个不同的选择。然而这个不同的选择却没有持续太久,瞿家湾镇人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把这个选择继续下去。

  ST生态恢复上市,瞿家湾镇人在平静中等待。

  刘姝威:关注金融市场每件事

  沸沸扬扬的蓝田事件最终以包括蓝田老总瞿兆玉在内的十名高级管理人员被拘传而落下帷幕,而曾经因点燃蓝田丑闻导火索几乎引来“杀身之祸”的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刘姝威也恢复了平静的研究生活。

  昨天下午,刘姝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话语就像深井水一样平静,没有起任何波澜,没有任何风浪,“我心静如水”的基调贯穿于采访始终。

  刘姝威表示,她也是从上海证券交易所去年12月28日发布的公告中得知ST生态明天恢复上市的消息。“现在我很忙,正全力以赴忙一个新的课题,关于蓝田我不想再说些什么”。每年都有新课题的她现在忙得像一个整天不停旋转的陀螺。

  她告诉记者,风平浪静之后,她重返了平静的生活,埋首于研究之中。也许因为“蓝田事件”已成过往之事,现在她关注的则是新课题,那就是从去年5月开始的《企业财务顾问》。

  当记者问刘姝威会不会关注ST生态恢复上市以后的动向?她作了这样的回答:“我现在没有时间,如果我的时间、我的精力允许的话,我会关注中国金融市场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而当记者再次问到她是否会因为一些不愉快的记忆而想彻底把“蓝田”这两个字从生活中抹去时,刘姝威表示,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

  一个太极式的回答,一个不作答,刘姝威这颗“中国股市的良心”、这个当选CCTV“2002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的勇士正埋首于研究,做着她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

  上交所:作出恢复该股票交易决定

  那么,上海证券交易所为什么作出ST生态自明日起恢复交易的决定?据介绍,湖北江湖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ST生态)自去年5月13日暂停上市以来,特别是公司披露2002年上半年度报告后,投资者一直十分关注ST生态股票的恢复上市问题。为了充分保护投资者权益、维护证券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上海证券交易所对ST生态股票的暂停上市予以了慎重研究。

  鉴于该公司股票暂停上市是因公司主动进行会计差错追溯调整所致,且公司至今仍在接受司法调查,情况属非常特殊,与中国证监会《亏损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修订)》等现行规章规定的情形有所不同。在应投资者要求作出了特殊处理后,上海证券交易所经研究,并报经中国证监会同意,作出了恢复该公司股票交易的决定。

  据悉,ST生态股票恢复交易后,如该公司2002年度出现亏损,公司股票还将面临被终止上市,上交所在公告上还提醒广大投资者,由于2002年财务报表还在编制中,盈亏情况尚不明确,应当高度关注该公司股票可能面临的终止上市的风险。

  “蓝田”大事记

  1996年5月,在上交所上市

  1999年10月,证监会处罚公司数项上市违规行为

  2001年11月,刘姝威在《金融内参》发表600字短文,此后蓝田资金链开始断裂

  2002年1月,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董事长保田等10名中高层管理人员被拘传接受调查

  2002年3月,公司实行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生态”

  2002年5月,因连续3年亏损,暂停上市(记者张卉 于建)

    如何才能避免养虎为患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姝威一再强调:自己其实是用很简单的国际通用的方法得出了蓝田是个空壳的结论。因为“蓝田太明显了”。然而按照正常情况,如果银行只因为一篇600字的文章就停了一家企业的贷款,这是不太合常理的。这说明,600字短文背后的问题已经严重到相当的程度。而问题严重到如此程度,能看出来的保证不止刘姝威一人。但是另外的声音为什么都沉默了呢?也许这就是一个勇士专家和一个普通专家之间的区别。从2002年1月10日开始,刘姝威陆续收到了诸如“1月23日是你的死期”等一些来历不明的恐吓邮件。

  一位专家明确地告诉记者,的确有非常多的人可以看穿蓝田的把戏。包括独立审计师、包括一些股市专家,但是没有什么规则或者法律表明他们有义务告知广大投资者真相。这是一个自由的空白的领域,起作用的只有良心和责任感。

  假是蓝田造的,目的是为了在股市上圈钱。这种编造企业业绩欺骗股民的事情在中外股市上并不鲜见,也无法从根本上杜绝。然而,蓝田事件还让我们看到了另外一点,中国股民走进了一个“养虎为患”的怪圈。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系教授赵锡军这样分析。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注册的上千万投资者中,大部分人其实都看不懂上市公司公布的财务报表。事实上,他们也不是很关心这个报表。中国股市几年来的发展中出现的严重后果之一,就是股民只关心股票价格,而企业业绩的真实性和成长性———在一个成熟的股市中本应和投资回报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指标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上市公司公布的财务报表,很大程度上只具有了形式的意义,这无疑为公司造假和审计机构助纣为虐提供了土壤。而在这背后是广大投资者血本无归,最后被自己一手养大的“老虎”一口吃掉。

  对于股市来说,最重要的无疑就是信息。当中国的投资者大部分还比较盲目、中国的审计机构以及监管方面都不够成熟时,一个学者惟有拼上血肉之躯才能公之于众的信息,显得如此宝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