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内搜索:
 
·独立财务顾问制度突现中国 ·
 加入时间:2003-1-20    阅读次数:

第三家福建上市公司利嘉股份迁址上海虹口区,将投入100亿元改造多伦路和海伦路

  迁址原因在于福建上市公司互保风险加大,在当地融资规模有限,资金链趋紧

  元富证券(香港)公司介入浙江海通食品招股,成为首家参与A股上市业务的外资券商

  市场细分涌现新业务,财务顾问和券商分工成为趋势

  外资券商做主承销的可能性目前不大,循序渐进先做好财务顾问以求突破

  2003年1月8日,浙江海通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证监会核准,公告发行5000万股社会公众股。新股将于1月22日正式上市。引人注目的是:在招股说明书的显著位置,除了“主承销商”和“上市推荐人”,人们第一次看到了“财务顾问”的字样。更加耐人寻味的是:“财务顾问”名下标注着一家港资券商的名字:“元富证券(香港)公司”。这是新年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也是第一个独立的财务顾问,同时更是第一位参与A股上市业务的港资券商。

  与外资券商的第一次接触

  作为浙江海通食品的独立财务顾问,元富证券(香港)公司是第一位参与A股上市业务的港资券商“我们对于财务顾问的服务比较满意,”浙江海通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徐如君女士对《外滩画报》记者表示:“独立的财务顾问帮助企业与投资者沟通,以控制上市进度。我们的股份制改造进行得比较顺利,各方面的费用都比较低。”

  费用低可从海通近日发布的一则公告中看出来:海通每股发行费用为0.22元,包括相关的发行费用总和,如承销、请会计师以及律师等费用,但不包括请财务顾问的费用;发行费用占融资总额的比例为3.7%,低于业界IPO的平均水平(5%)。徐如君表示,费用之所以能大幅降低,关键是与承销商谈判过程中,专业熟练的财务顾问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浙江海通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由集体企业转化成民营企业。1994年开始中外合资,主要以农产品半成品的方式外销日本。“这个项目比较特殊。案源是我们发掘的,开始建议是上B股,”元富证券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翁基能先生对记者介绍:“我们的规划是当企业的国际协调人。”不管是A股还是B股,都有几个“关键点”,都要向证监会报批。“由于B股市场不是很明朗,加之企业的指标符合A股规范,我们与企业、主承销商讨论后,开始朝A股运作。”翁基能回忆:决定是2002年6、7月份做出的,半年之后,海通食品正式上市。

  元富证券也因而成为介入A股上市业务并成功的第一个外资券商。“可喜的是,上市企业开始认同财务顾问的角色。”翁基能总结道。

  在整个投资银行业务中,财务顾问并非外资的第一个“滩头阵地”。国内已有A股上市公司聘请过国外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元富证券成为海通食品的财务顾问,透露出明确的政策信号:外资券商参与A股市场的渠道已经开放。”渤海证券的分析师李新颜分析:“他们在A股投资银行业务中参与的程度会越来越深。”

  “新年第一股是偶然;出现独立的财务顾问是市场的需要;外资券商介入A股业务,符合证券业开放的潮流”,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财务顾问券商分流成趋势市场细分,独立财务顾问作为新业务横空出世,将配合主承销商加强上市公司与投资者的沟通

  海通食品的主承销商是广发证券。广发证券也成为国内IPO上第一个与独立财务顾问合作的主承销商。

  “刚开始也是在摸索,现在我们对效果比较满意。”广发证券总部华东业务部的朱项平先生对记者表示:“独立的财务顾问有利于企业改制的规范化,对主承销商的工作确实有帮助。”

  朱项平认为:财务顾问和券商的分工是一个趋势。早期的财务顾问工作由主承销商来“总包”,做得比较粗。当财务顾问和主承销业务交织在一起,如果出现的是同一家券商的面孔,显然难以令投资者信服。随着市场越来越强调细分和专业服务,2002年前后出现了独立的财务顾问。

  独立财务顾问类似于建筑工程中的“监理”,一般由券商和投资咨询公司担任,负责协调各中介机构的工作,配合主承销商加强上市公司与投资者的沟通,客观评价上市公司的风险和发展潜力,帮助投资者决策。

  据海通的徐如君介绍:2000年5月海通与元富证券接触,8月18日正式启动股份制改造,11月15日完成,进入辅导期,“效率比较高。”

  “独立财务顾问是新的业务,各方面接受需要一个过程。”徐如君说。按照当前的规定:财务顾问费用不得纳入发行费用,只能从企业的税后利润中列支。但她表示:“在上市过程中企业处于‘弱势’地位,确实需要财务顾问的帮助。”

  朱项平先生预计:“2003年的IPO业务中这种模式不会很多。”原因是:企业的自我定位起了决定作用。当前聘请境外财务顾问的主要是外企。“以后我们会继续与独立的财务顾问合作。”他补充道。

  中外券商:理念与经验之争

  随着法人机构成立、QFII开放、基金管理公司成立,券商越来越强调客观标准的基本面研究

  外资券商充当A股上市公司的独立财务顾问,对于本土券商、投资咨询公司的利益必然造成一定的触动,也形成了无形的压力。“这也是外资券商介入A股发行的一个标志。”新兴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的总裁袁立先生告诉记者:“去年三季度的政策出台后,这样的案例会逐步增多,形式也会翻新。”

  财务顾问服务是投资咨询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目前市场处在培育阶段,盈利空间比较大。”一位投资咨询公司老总对记者表示:尽管去年新的上市公司不到100家,“但是一个典型的IPO财务顾问收费在50万元左右,而且其服务对象非常广泛,如股份制改造、引进战略投资者、策略联盟、理财规划等。”面对外资券商的切入,本土券商何以应对?

  “我们熟悉市场和投资者。”袁立表示:“我们应在技术面的研究上下功夫。”内地券商对机构投资者的研究颇有心得,同时普遍侧重于技术面的研究。原因是:基本面的内容太少。由于上市公司的资料不真实,传统的分析方法无用武之地。“成熟的投资者基本不看财务报表。”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对此,外资券商却有不同看法。

  “技术面分析的结果是:十个人有十一种意见。”翁基能认为:“台湾地区早期也注重技术面。在‘草莽时代’用基本面选股效果是不好。但随着法人机构成立、QFII开放、基金管理公司成立,券商越来越强调客观标准的基本面研究。”比如针对海通食品,元富证券就是根据国内食品加工业的状况、日本市场的规模、品质要求、产业的进入门槛,来判断行业的景气位置。

  台湾出的是营业月报,对信息披露的要求很高。“买股票的老太太都知道基本面的术语。”在基本面研究的基础上,元富证券的做法是:“投资顾问提出假设和对整体经济、盘势的看法,订出高低点;自营部、承销部据此规划预算和持仓量,每半年修订一次,形成我们的‘共同语言’。”

  港台券商抢摊上海

  港台券商的研究思路比较适合内地股市的特点,因而可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元富证券很早在上海设立了代表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和所有外资券商一样:起初以研究为主,与方方面面进行沟通。“这次元富证券充当A股上市公司的独立财务顾问,介入实质性的业务,可以看作中国证券市场国际化的前奏。”

  “外资券商的介入会带来全新的理念,竞争机制会加速国内券商的整合,”袁立表示:“外资券商的研究和分析有独特性,我们要向他们学习。”当前台湾股市低迷,而内地的A股还算火爆。相对而言,台资券商比港资、欧美券商更积极。“产业西进,金融是最后一环。”翁基能透露,当前有十二家台湾券商在上海、北京有代表处,新年还会有一批券商抢摊上海。港台券商的经验可能有参考价值。

  “A股市场出现的情况,在香港、台湾市场中也都存在过。”翁基能介绍:“我们认为:台湾金融市场改革的历程会在大陆重演。我们的风险控管、内部控制、交易训练等相关技术有一定的空间。”

  台湾、香港的股市都曾是投机性很强的市场,加之经历过若干次产业周期,港台券商的研究思路也比较适合内地股市的特点。这一点意味着港台券商对中国特色“心中有底”。

  “反过来,目前内地市场对港台券商了解还不是很深,”李新颜分析:“在与国际市场的接轨、融合过程中,港台券商可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认为近期市场的调整与外资券商的动作有一定关系。

  “开放不光是允许外资来做,如果外资没法赚钱,他是不会进来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要大量吸引外资,大陆市场应该成为摩根斯坦利新兴市场指数的一环。”

  目前的中国股市是“单边市”,只有做多才能盈利。一旦股市单边下跌,券商分散投资根本无法回避“系统性风险”。而建设做空机制的难度很大,现行的清算制度、交易制度都要修改。翁基能预测:“即使不引入做空机制,也可能采用股指期货等避险产品。”面对新产品、新技术,“曾经沧海”的港台乃至外资券商优势更加明显。

  2003年:从观望开始

  外资券商应该循序渐进,先把财务顾问做好

  “中国金融业的开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李新颜说。证券市场最终要跟国际接轨,但现在谈得最多的是“转轨经济”,应着重考虑的是:如何在国际化的过程中将对市场的冲击减少到最小。办法就是:首先开放对市场影响最小的业务,逐步适应。

  投资银行中的财务顾问业务就具有这样的特点。财务顾问属于中介服务,风险好控制。从操作的角度便于外资介入,对于收入多元化的本土券商影响也不是很大。此番试探介入IPO市场的财务顾问处于广义的投资银行业务,相关法律法规的框架已经出台,需要制定的是细则条款。瞄准了投资银行业务的外资券商将在证券业改革中扮演什么角色?他们今年能走多远?忙着调整仓位的本土券商还在观望,管理层的思路将在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之后逐步明朗。

  当前二级市场已经放开。通过QFII,合规的外国投资者都可以参与进来。“但A股的主承销业务没有放开。与海外上市不同,对于在大陆发行的A股,外资券商的客户群缺乏投资需求,做主承销的可能性不大。”李新颜认为:“一级市场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外资券商应该循序渐进,先把财务顾问做好。”